{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1 Apr 2017


鏡頭之下,每個藝人的生活都是光鮮亮麗、色彩繽紛的。不是出演電影、就是參加活動;不是在拍廣告、就是在忙拍劇集。忙著忙著,鏡頭前的他們就成為大眾了解的他們,唯有在鏡頭之後、卸下「藝人」角色之後,她們才能做回自己。

大概視力正常的男人都會同意,鎂光燈下的王敏奕可以用「美不勝收」來形容,但鎂光燈後的她又是個怎樣的人?作為一個演員,她又付出了什麼?



「我有很多東西都收在內心之中,因為我知道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很容易被感動,也很容易被傷害,而我又知道自己這些情緒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和需要接受,所以有時就算想到個冷笑話可能都會『嘿』自己笑了算,未必會說出口。」Venus帶一點寂寥地說。

對她來說,「演員」是一種敏感的生物,在工作上必要的才能,在現實生活反而會成為負累。

「我對著朋友是放鬆很多的,如果你看到我對一個人不停說話,那我跟他就是很好的朋友。因為我覺得如果他足夠了解我,他才不會用奇怪的眼光看我。因為演員有時其實很怪,很小的事都會觸動他們的神經,令他們想很多事情,有些人就會覺得『你用得著這樣嗎?』。我小時候身邊的朋友也會——未必是因為我哭,哭就當然很大件事——但有時開心的時候人家也會覺得『有沒有這麼好笑呀?你笑點有沒有這麼低呀?』所以我會偏好等大家熟絡一點才把這面顯露出來。」



那朋友眼中的王敏奕又是個怎樣的人?

「我聽過最優雅、最令人舒服的形容是『帶來陽光的人』。因為我很喜歡聆聽朋友的問題,他們很喜歡跟我傾訴,又因為工作關係,我的理性與感性可以分得很開,所以我又可以很理性地跟他們分析。而我自己不開心的時候,通常都是自己去面對的,朋友很少會收到我哭著打電話跟他們訴苦。所以我很喜歡傳遞正能量給別人、開解人。」



至於最準確但又令她有點不爽的形容詞,就是你沒法想像可以套在她身上的「獨居老人」。

「因為我私底下的工作真的很簡單,簡單到人家可能會覺得我是不是一個老人家。我又真的會早睡早起,週末也不會出夜街,又不會約大班朋友去飲酒什麼的。我喜歡的是約幾個好友回家煮飯,大家開開心心聊聊天,這樣是最舒服的。所以他們有時會說我是個主婦——雖然不是結了婚。但他們會形容我的生活是好像一個老人家。也有人說我是個『獨居老人』,我也有這樣的一個Hashtag的。」



翻看網上資料,Venus早在14歲,即是十年前就已經成為平面模特兒,如果以年資來算她或者已經有個「演藝圈老人牌」在手。問到她對於這些年來由模特兒轉型為演員的感受,她卻表示其實沒有太多實感,因為在她自己眼中,自己其實沒有真正成為過「模特兒」。

「說真的,其實我沒視過當年拍照、拍廣告的時期為一個『工作』。甚至當時幫我接工作的人都經常說你要不要多做些什麼來增加曝光,我也沒有做。因為我當時沒有享受過在鏡頭面前…即是那種很有自信地表現自己、覺得自己很好看的,那不是我來的。可能我人比較踏實,像老人家一樣,那些事對我來說太虛無縹緲。直到有機會拍戲,我才覺得這是一個專業,才開始覺得自己在工作,到決心成為演員事,我才視這個為自己的職業。」



「演員其實長期都處於一個被動、等和驚的狀態。除非是拍到很忙、覺也沒時間睡,又或者拍完上映的那一刻,其餘的時間其實你都在怕,不停質疑自己做得好不好,為什麼沒戲拍呢,拍完了反應又好不好呢?那過去的這幾年當然是充滿著這些等待和等被選中,所以一定會有不開心的時間。」

「我覺得自己性格上是堅強了的,因為我小時候不是太有自信,我做演員也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演員心理,我一心只是想做戲,沒有想太多。亦發現做演員有時需要很多自信,慢慢就訓練到自己要再有性格一點,Free to speak your mind。小時候可能很多事不夠膽說,但其實人家是希望看到你有什麼看法,他們很希望看到你的真性情。於是就慢慢變得有自信去表現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


演員很怕被人遺忘,卻也很怕大家只顧著他的花邊新聞而忽視他的工作。因為男友是曾國祥(Derek)的關係,過去有關Venus的報導大都跟其工作無關,或者會有人為其抱不平,她自己卻是一句淡然的「我都明。」

「一來兩個同行拍拖,當然會比較多人留意;二來如果大家覺得我有更加值得報導的東西,他們自然就會報,如果沒有,就即是我未有值得他們報導的東西,那我就繼續努力吧?例如近來《初戀日期》上映,反應都不錯,很多報導你看也未必有他的名字。現在不是我做了作品出來而大家不理,只問你感情事,我覺得都公平的,大家都是愛錫我的。」

如果你在現埸,或者就會發現只要我提到Derek的名字,Venus忍不住就會露出甜笑。最後我問到Derek對她的最大意義,Venus略一沉吟:「是陪伴。」

「他也是一個很值得我學習的對象,因為他亦是一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的人。而且他理解演員那種不安的情緒——有時甚至你家人也不明白,為什麼你要不吃東西然後又要不開心?但有時為了一個演出可能要很瘦,所以要戒口又要做運動,但其實你又不開心,好一段時間中整個人都處於很大壓力的狀態。家人看到會很心痛,但他未必能夠理解你,我媽真的有這樣說過『咁辛苦不如不要做啦』。但如果身邊有個人可以去理解這些時刻,其實就很好。」

「所以他是我現在最好的伴侶。」最後這句,是在一個刻意壓抑的甜笑下說出的。

或者要知道鎂下燈下的王敏奕是個怎樣的人,我們應該去問Derek吧(笑)?


(完)

Photo: Dicky mañana @ difference product

Video: Ricky、Ivan @ MenClub

Makeup: King Yip

Hair: Ken Hui

Styling: Kay @ MenClub

Wardrobe : Hermès, BOSS, Longchamp, Sergio Rossi, Max & Co., iBlues, CARVEN, Kate Spade, Three Floor, sofie b, PANDORA

Venue: Special Thanks to The Scenes

20吋腰都唔夠!川崎あ話要練到19吋!
menclubgirl
小腰精 - 川崎あや
14 Jul 2017
如果要用一樣物件來形容Irene,最佳的比喻大概是「紅玫瑰」,紅色代表性感,也帶著神秘;而玫瑰嬌艷吸引、卻又帶刺拒人…
menclubgirl
神秘紅花 - Irene Noren
04 Jul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