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8 Feb 2022

香港演藝界素來都有「年齡滯後」的問題,四、五、六十歲的演員佔據著理應是廿令到卅令歲的角色、廿令卅歲的演員就唯有去做十幾二十歲的青年角色,真正十幾二十歲的新演員就變成專做中學生、童年版的「類型演員」。要突破這個慣例,青年演員就唯有把握為數不多、戲份也不多的機會打出名堂。

即將21歲的區明妙 (Miu Miu) 近年就包辦某台的所有「學生妹」及「童年版」角色,據她本人說,你說得出的女主角們,她幾乎都有演過她們的童年版。所幸的是,因為長得一副韓風可愛面孔,她在IG (a.k.a年輕人的世界) 上早已收獲幾萬Fans,近日又在劇集中飾演一個被虐殺的學生而令演技備受著目,或者就是她打破「年齡限制」的開端。

Miu Miu說她小時候成績不錯,家人以至她自己都認為將來會繼續升學、就業,當個與你我沒甚麼分別的普通市民。「但在中學的時候參加了中文話劇及英文話劇班,剛巧有個小學師妹升到同一所中學,她上了幾期家燕媽媽的課堂 (文青注:藝人薛家燕有開設家燕媽媽藝術中心,專門訓練兒童演員、歌手),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試試看。於是我就跟她一起去上了幾期。」中心定期會推薦學員去參加試鏡,某次試鏡原本是推薦三位學員,剛巧Miu Miu一批新學員加入,中心便順便把她們帶去,「想不到就中了,於是就開始拍攝。當時純粹是玩玩下而已。」當年的Miu Miu 13歲,飾演的角色是滕麗明的童年。

「拍完第一套就繼續上堂,中心自己會有演出或者微電影拍攝,又認識到很多有共同興趣的朋友。上著上著突然又有第二個機會、學著學著就…入了行 (笑)。」

年紀輕輕就入行成為 (大) 童星,Miu Miu指父母其實沒有干涉太多,「他們是無甚麼所謂的那種人,他們覺得你兼顧到學業你就去,沒有太多干涉,會讓我自己決定。中心有些家長會不停推自己的小朋友去 (參加拍攝),但爸爸媽媽從來沒逼過我,也沒特別反對過我。」結果Miu Miu都捱過了整個中學、上到大專才開始考慮全身投入到演藝工作。

「那時未簽公司,但已經有很多試鏡,於是上課就經常遲到5分鐘、10分鐘,慢慢就覺得兩邊其實很難兼顧,又覺得現在是 (演藝工作的) 黃金時間上升期,所以就決定先專心做好這一邊。」她回憶到,其實中學時期就已經開始難以兼顧學業以及幕前演出,準備DSE時剛好遇上人生首個戲份突重的角色 (於《她她她的少女時代》飾演田蕊妮的童年) ,成績亦因此而受響,「如果放多點時間會考得好點……但如果你再讓我再選多次,我都是會是這樣選擇,因為我覺得機會難得,而且我自己喜歡拍攝多一點。」

Miu Miu為了幕前演出,也放棄了理應多姿多彩開心愉快的中學生活。她說因為拍攝,她被逼缺席很多班際活動,自然就成為班中比較離群的一個。「我在學校是比較靜、好低調,大家看到我就是在自己位做功課、不太跟大家聊天;但一去到中心就好活躍、好吵,經常都好高能量。同學之間都有好多回憶,但很多活動我都沒有參加,看照片很多都沒有我。」

或者正因為Miu Miu很小就開始「獨立生活」,所以她其實是個頗能自理的女生。例如訪問當日,她就是自己一個率先到達訪問場地,也不會有小女生常見的怕醜慢熱。「我由第一次拍戲的時候,已經是一個人去,」重伸一次,當年她13歲,家在香港的這邊,拍攝地方在香港的另一邊,「那時媽媽沒有陪我去,中心也沒有派人來,我第一次去電視城我也不知路怎樣行,還有人來問我路 (笑)。試鏡有時要去工廠大廈之類的地方,都是自己去。」

「我通常都是做童年版的角色,對手都是前輩、年紀比我大的演員,我又早入行,現場很少會有與我同齡的人,你知拍戲經常都要等,我就自己一個打住機等。我想最大的 (壞處),就是孤獨,例如看到其他人,可能是藝訓班、星夢出身的,他們日日見,已經有很深的感情;我就像是好早就進來,但又不是經常出現的人。反而我回到公司,就是個好靜的人。」

在拍攝現場,Miu Miu或者是個小人物,但在網絡世界,IG Followers超過7萬人的Miu Miu絕對是個名人。早前在《愛上你的衰神》中飾演被虐殺的女學生,令人心寒的眼神演出更獲網民讚好,令其人氣再進一步。「比起有更多人認識我,更開心的是終於有作品得到大家的認可。以往的演出都是回憶,我年紀又小,導演不會對你有太多要求,做到就讓你過。但這套是第一次,不因為其他原因,是因為演技而被人稱讚,這是最開心的。」

報導說,2017年時Miu Miu曾獲邀到韓國當練習生,假若當日Miu Miu決定去韓國,說不定現在已經出道成為知名偶像,畢竟年輕對偶像來說,就算不是必要也絕不會是個負擔。但當年Miu Miu因為志不在唱跳而決定留港當個演員,月尾就21歲的她似乎還需要「捱」多幾年資歷。「我希望自己做戲可以不再那麼小朋友,因為做慣小朋友,你就會習慣這樣的演法。也希望有多一點風格、轉型,不要一直都像個妹妹一樣 (笑)。而且想有個獨立、容易讓觀眾記得的角色——雖然《衰神》的角色有讓人記住,但其實她都是一個回憶中的角色。」

「很多人都叫我 (打扮) 要大個一點,起碼站出來會給人那種感覺,但自己的感覺都還是很『妹』,所以…努力中。」

兩三年前的其他訪問中,Miu Miu說自己從未拍過拖,今日再問她,答案依然是「A0,但有曖昧過」,或者令到自己最快成熟的方法,就是拍一次拖?「我自己覺得是隨緣,不想是急著要拍的那種——愛情這些看韓劇都學到啦 (笑)!」我倒是擔心韓劇會把她的擇偶條件拉到一個不合理的水平呢…「我覺我自己對外型沒有特別的要求,反而是如果他有個魅力吸引到我,例如他彈琴好Charm、或者唱歌好Charm,他有一個魅力然後又懂散發出來,都是吸引我的地方。」這樣看來,似乎要是行內人?「其實我沒所謂,但如果他不是幕前,就可能很難理解你要拍感情戲、接吻戲;如果是圈外的,就一定要找個明白到的人。」

「接下來3月開始又會有新戲,而且因為去年我拍了好多套劇,所以今年會陸續出街,其中有一套叫《暗夜守護者》,終於做一個壞的角色 (笑),不能說是壞透,但算是小反派——不是回憶,但都是學生 (笑)。」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Casper、Ivan @ MenClub

Makeup & Hair: Phoebe Ho

Styling: Flossie Wong

Wardrobe: Stylist’s own

近年不少香港人要思考的難題,是「應否離開香港,尋求更好的機會」;但曾幾何時,香港才是那個「尋求更好機會」的人會來的地方。就如十年前的廖子妤 (Fish),當她在馬來西亞讀完電視電影文憑、但花了三年時間卻只能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演員的自虐 - 廖子妤 Fish Liew
18 May 2022
隨住大家的生活習慣改變,電視節目的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尤其當我們要說的是《香港電台》的電視節目,要有人注意、討論的難度就更大。不過,即便面對如此多「不利因素」,我們今次的訪問對象Icy (吳國幸) 依然能夠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自愛 - Icy Ngo
24 Mar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