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4 Mar 2017

你還記得十八、九歲的自己做過什麼嗎?如果你人生尚算順利,十八歲的你大概是個大學新鮮人,每日忙的是上課(或者準確來說是掙扎著去上課)、認識女生、住宿舍、搞學會、上兼職。反正你就不會忙於拍攝電影、應付傳媒以及接受網民的批評。

但以上的卻是Larine鄧月平的日常。



早兩年以「大波侍應」之名受人注意,到後來參加電視台選美,再到當上電影女角,這兩年來陪伴著Larine的就是一些風風雨雨。連帶她成名前的經歷:被欺負、患上情緒病,這位剛拿成人身份證沒多久的小女生幾乎每天都在挑戰自己。

「入娛樂圈絕對是個挑戰,因為有很多東西我都不懂、沒接觸過,而且出到社會的待人接物與在學校是很不一樣的,所以絕對是個大挑戰——但當然我也覺得這個挑戰是十分吸引的。」

「最難是見記者(笑)。因為我真的不懂得答問題的,我有很多次試過令到記者很氣憤『你究竟想說什麼呀?』。可能是因為我比較是個…飛上太空的人,於是對答這方面就怪怪的,做得不好。」



如果只說銀色旅途,Larine可能走得比大部份人都順;但如果說到人生經歷,小女生換來的就是一個又一個教訓。

「有一段時間,就是在我抑鬱症的時候,一來是因為上學本身就有點壓力,二來就是朋友關係,好像做些什麼都討好不了他們似的,但同時你明明沒做什麼,為什麼他們又會做這樣多來討厭你呢?」

「最初大概是因為身材,高年級的學姐學長會比較好奇,就像現在網民討論我一樣;另外就是因為我以前皮膚很白,同學就以為我化妝上學——其實當你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他走步路都是錯的,我之後就十分明白這個心態。」




到後來因為做侍應而被搜出,大眾對Larine的觀感還是毀譽參半。

「我覺得很矛盾的是,為什麼人們又要罵但又要分享?到這一刻我還是不明白你不喜歡那東西,但你又去分享又去罵,散佈這種負能量真的是好事嗎?」而被罵得最慘的,大概是說她想紅想出位、造新聞。「事後其實我背了很多黑鍋,但有些前輩教我想多一層,可能人家只是搵食,看到你可以用來造話題就用一用,那我都可以接受的,你用得開心就繼續用吧!」



至於一再成為焦點的身材,Larine就說自己會努力把它「處理」掉。

「我會努力減肥,減走它。我覺得可能我其他部位未夠結實、或者骨感未夠重,如果我做到自己心目中的身形,自然大家就不會留意我的身材。而且有件事我是有點不開心的,就是其他藝人拍攝,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類型,時尚的、運動的。但我拍照、演出的話,人家通常都不給衣服我穿(笑)。這是我很想去嘗試轉變的事情。」

「除了身材以外的形象…其實真的要靠大家去發掘,不要戴著有色眼鏡——不止是對我,對香港所有有類似經歷的女士都不是太公平。我希望作為觀眾,可以試試轉一些不同的角度,可能會發現藝人不同的一面,對於自己也是一種新的刺激吧?」



而這另一個角度,或者就是當編劇、寫故事的Larine。

「我很喜歡看電影,我喜歡看完電影後自己會有所改變,我也想給其他人一個正面的影響;另一個原因是我有個特別『瘋』的時期,那時候我看到的世界是很有趣的,我很想跟人分享。」

十八歲當一個編劇或者有點太年輕?轉為出一本圖文集會否是一個比較好的商業考量?

「但我這人比較硬頸——就例如很多人說我搏出位什麼的,其實很久以前就已經有星探叫我去做模特兒,但我也拒絕了。我很堅持自己的方向,這有好有不好,好是我有自己的堅持,不好的就是我沒有救了。就算我做不成編劇,我寫一個故事也是為了滿足自己。」



或者這份堅持,是Larine司惹這麼多是非的原因,但同時也是她能跨過一重重挑戰的原動力吧?

(完)


Editor:魏文青 @ MenClub.hk

Photo:Sam @ MenClub.hk

Video:Ricky @ MenClub.hk

Stylist:阿寶 @ MenClub.hk

Wardrobe: H&M, Puma, adidas

臨近年尾,大家每個週末都應該於「粉紅炸彈」與「婚禮晚宴」之中渡過。沐浴於人家的幸福之中,再望望你身邊嘅愛人,係咪都想畀一個最獨特、最真摰嘅承諾佢? ... ... ... ... ... ... ... ...
lifestyle
準備求婚嘅你 有冇諗過搵唐詩詠幫手
16 Nov 2017
作為男人,看到上圍豐滿的女生我們其實就很高興,但偏偏滿足了眼球我們就想滿足腦袋,希望她還能上知天文下時事,對人生有看法、對生活有目的。人家達不到我們的要求,我們就說她「波大無腦」。其實一個天真無邪的好 ...
menclubgirl
天真無邪 - 都丸紗也華
10 Nov 2017
褪下主播身份、走出套裝與鏡頭,「嘉倩BB」的第一個專訪!
menclubgirl
新聞女郎 – KaSin Chan 陳嘉倩
20 Oct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