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傑克  圖:互聯網
POSTED ON 14 Aug 2019

社會運動沒有遏止的跡象,暴力事件更逐漸升溫,各種暴力行為不斷發生,市民睇直播、睇社交媒體,看到不同的暴力畫面,都會各有所思。但其實,我們在畫面中看到的,僅是初級與中級的暴力,有更深層次、影響更深遠的暴力,一直在發生!

初級:言語暴力
所謂言語暴力,最顯而易見是辱罵、指鬧,以極惡毒的說話或粗言穢語咒罵對方,讓對方憤怒,但這也是最低級別的言語暴力。再升一級,就是恐嚇、抹黑、捏造,指經濟會一沉不起,將事實、因果扭曲,將錯誤訊息周圍散播,企圖轉移視線,收買人心。更高級的,更會運用演技扮可憐,將黑白扭轉,將責任推卸,利用大眾的同情心,推說人家將社會推向深淵。

中級:傷人暴力
打人、斬人、射人、傷人等暴力行為,對人體造成直接傷害,絕對是不能容忍、予以譴責的暴力。無論施襲者的是甚身分或有甚麼原因,都不應使用這種暴力,例如對別人的立場不認同,不能因此動手,又或者對方作出破壞公物的行為,也不能因此而打人,即使對方阻塞道路、影響交通,也不能因此而肆意射人。當然,破壞公物、阻塞道路、影響交通也是暴力的一種,也要譴責及阻止,但也不能以更暴力的傷人方式去阻止,變成以暴制亂。

高級:制度暴力
言語、傷人的暴力,是耳可聽、眼可看的暴力行為,一般市民定必容易感受得到,感同身受,從而作出譴責,但是,社會上經常有更嚴重的制度暴力,無色無味,在不知不覺間向市民施予,因為並非直接感受得到,市民沒切膚之痛,感受不深,但批判思考者就會明白這種暴力行為的破壞更為廣闊、更為深遠。制度暴力的恐怖在於制度本身有不公平、不公義的情況,當反抗者發現不公,卻仍然要在這種制度下申訴,你話喇,這樣的申訴有效嗎?可以制止到這些不公平的制度嗎?

頂級:強權暴力
發現了制度不公平、不公義,反抗人士群起表達訴求,這是市民在民主社會應有的權利。但是,當權者口說歡迎市民和平表達意見,但每一次對民意都視若無睹,意見是聽了,但一切照舊,只聽不改善。然後反抗者將表達意見的力度升級,強權者就立即譴責對方使用暴力,並使用其他暴力來鎮壓,企圖用這種強權暴力迫使反抗者乖乖聽話,才是最為可恥的暴力行為。

積克
一個人周圍認叻,正好證明他沒有專長,樣樣唔叻,沒事可做的特質。
powerandmoney
傑克 - 認叻的四個現實反映
21 Oct 2019
而家這個時勢,上到車也未必是贏家,實在值得三思。
powerandmoney
傑克 - 上車前要諗諗
17 Oc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