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Raphael  圖:互聯網
POSTED ON 31 Mar 2017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的故事,可能要從1814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八任命Abraham-Louis Breguet為巴黎黃經局的成員講起。黃經局是一個國家官方經構,致力提高天文學各個不同分支,及其對地理、導航及大地測量的應用 (再次想起前陣子港大取消天文學系的短視之舉)。寶璣是鐘錶業界唯一的代表,他對海上的經度計算,還有航海計時別具心得,翌年更榮獲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計時製造商的官方稱號。

這段輝煌歷史承傳至今,成就出超複雜錶款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所謂時差顯示,就是用於顯示對應於民用或標準時計的平均太陽時與實際太陽時的小時與分鐘的差異。聽來很複雜對吧? 以前科技未有如此發達,人們是用太陽 (日晷) 測量時間,但後來有鐘錶的出現,真實太陽時間亦被平均太陽時取代,兩者每天具有完全相同的持續時間24小時。平均太陽時間,可以顯示與真實太陽時間的差異,範圍從負16分鐘到正14分鐘。一年只有4天,兩個時間是完全相同的。

考慮到太陽即使在天空中的不同位置,在相同的日期亦以相同的方式再現,錶匠透過一獨特的凸輪對其進行編程,機械地再現太陽的運行路徑,即日行軌跡。凸輪與觸發主軸耦合,需要非常精確的運作,該主軸驅動程式槓桿,以顯示民用時間與太陽時間之間的差異(-16至+14分鐘)。兩者時間的差異通常以扇形或副表盤形式顯示。佩戴者可因此差異結果,加減平均時以計算真實太陽時。

腕錶之上有兩枝獨立的分針顯示民用時間與真實時間,琢面金太陽指針直接顯示了太陽時間,這枝針除了如普通分鐘時針圍繞錶盤運行外,還需要每天根據日行軌跡的變化與後者保持一定距離,以便顯示時差。Breguet透過兩組完全獨立操作轉動源,以驅動差動齒輪為太陽時間指針提供動力,而民用時間分鐘指針則由與每年旋轉一圈的時差凸輪接觸的槓桿驅動。

另外從盤面亦可察見萬年曆的功能,10與11點位置之間為星期與月份視窗,而1點與2點位則為閏年顯示。日期顯示位於時圈內,以飾有錨形圖案的逆行指針並透過9點、3點位的弧形顯示。腕錶搭載581DR自動上鏈機芯,有一個60秒陀飛輪,橫橋上鐫刻Marine Royale字樣,另外鈦金屬框架亦裝配了寶璣擺輪與矽質擺輪游絲,發條盒裝飾以用作天文導航的windrose圖案。機芯有頂級準備的4赫茲振頻,提供80小時的動力儲存。

Breguet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具備43.9mm的18K玫瑰金或950鉑金錶殼,玫瑰金版本備有鍍銀金質錶盤加煙灰色機芯,而鉑金版本則備有藍色錶盤與鍍銠機芯。


於蘇富比拍賣以425萬港元賣出
watchesandwine
銀河唯一 「紅底」Rolex Daytona 425萬成交
18 Oct 2019
用Carbotech碳纖維複合物料再加Regatta比賽倒計時。
watchesandwine
紅黑賽艇計時 Panerai Luminor Luna Rossa 系列
17 Oc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