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6 Sep 2016

屋邨,是一個非常奇妙的地方。這個地方很小,但卻很有家的感覺,而且因為認識的朋友都住屋邨,不同問都知道背景相近。在這裏交朋友不問身世、不問學歷,只要合得來,大家都是朋友——除了那個你每天上學都看到,連她住那一幢都知道,卻不敢跟她說一句話的女生。

大概每個住屋邨的男人都曾經遇上這樣的一位女生。你與她的地理距離可能有一、兩百米,但心理距離卻有四百光年,除了學校、出門時間、住哪一幢之外,你對她一無所知,所以又充滿幻想空間。在大小一樣的客廳裏,她在做什麼?一式一樣的廁所內,她在洗澡嗎?在同一個位置的睡床上,她的手又放在哪?



Ashley在書展上就推出以屋邨少女日常為主題的寫真集。入面沒有硬橋硬馬的騷胸露腿,卻充滿男生幻想中令人蠢蠢欲動的畫面。男人是以幻想為糧食的生物,而這本寫真集,還蠻對味的。

「我小時候的生活跟書入面其實蠻相似,我都是在屋邨長大的,身邊都是住屋邨的同學,可能家裏也不是很大,不是在一些很『豪華』的地方長大,都會去公園玩,都會在屋企那個很逼的廁所沖涼。」



「讀中學的時候,我應該是屬於…很『宅』——又不是『毒』,我不打機的——不是非常活潑的那種女生,又不是萬人迷、很受歡迎、追捧的。經常是跟一、兩個朋友吃飯、在自修室坐一坐就過一天。真的要說的話,可能我是平凡、鄰家一點,與大眾一起長大的那種。」

「初戀也是發生在中學,大家都是附近屋邨大的。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做的,那時又沒什麼零用錢,可能是到公園聊聊天,拉拉手,見見面。又或者一起上學,放學去吃東西。那時又沒智能電話,可以落街捉精靈,真的是逛逛公園、坐坐電車就沒了。」



「現在是沒有小時候『宅』,可能會出街玩、跟朋友吃飯、飲東西。會比以前多了話說,沒以前那麼靜。我以前真的是很靜,靜到我家人以為我有自閉。」

「小時候家裏環境不是很好,父母離異,很多時都要靠自己,不像其他人可能有父幹,有爸爸媽媽支持,我隨時…真的剩下我一個。所以其實跟書入面是頗雷同,都要有一股堅強的力量。」



或者就因為這個原因,Ashley在讀書的時候就成為了保險公司的理財顧問——我知你們在想什麼,一定是說人家簽「床單」是不是?我不怪你,因為我都想知道。

「其實一路都有這類很奇怪的人嘗試來接觸我,通常是在Facebook傳訊息或者留言說一些…很變態的說話。又或者說『我可不可以跟你約會呀?』、『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呀?』,甚至再核突的也有。又有些人說自己想買保單,約我出來飲杯東西。但出來後卻發覺他不是想了解計劃,純粹是想見見你,或者有其他更奇怪的想法。」

「我覺得是很不舒服的,但沒有辦法,自己是做幕前工作,這些事情無可避免,唯有自己小心點。」



除了理財顧問,上年開始Ashley也開始做幕前的工作,契機是因為報名參加了上年的港姐。

「一來是自己很想去試試看,未試過嘛!而且從小到大都有(選港姐)這個夢想,我想在香港長大的女生都有香港小姐這個夢。很想在自己還年輕的時候去試一次,看看自己可以走到哪兒。之前覺得(選美)跟大家看電視時一樣,看到什麼就是什麼。到參選的時候就發現其實不是那一回事,會看到一些…不同的事。」

「我可能都會繼續參加選美比賽,可能不是今年,因為今年想停一停,讓自己多進修一點,例如努力點Keep Fit,學跳舞、做戲,在各方面都吸收多一點,不要像之前什麼都不懂就盲目地去做。」



「我想每個女生都不希望自己穿得太暴露或者性感,要嫁人嘛始終。但我覺得漂亮的東西,是要拿出來給別人看,因為到五、六十歲,或者只是十年後,我34歲,露了也沒有人想看吧。所以我覺得現在有資本就秀出來讓人家看吧,我又不介意。」

Photo: Ricky @ MenClub

Vide: Dave @ MenClub, Joe @ MenClub


野性得黎又幾可愛!
girls
酒凹紋身美女 Octavia May
15 Feb 2019
雖然要花多啲功夫,但絕對係值得架!
girls
自己Google系列 Miss Noir
13 Feb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