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1 Sep 2021

四年前我們訪問鄧月平 (Larine)時,她是個18、9歲,挾身材帶來的網絡人氣而入行的小女孩。那時的她不太懂得面對鏡頭與傳媒,又帶著年青人獨有的天馬行空;那時的她也不太滿意自己的身材,曾說目標是減去令人羨慕的豐滿,好讓大家著重她的表演。

四年過去,23歲的她在大家眼中大概還是個小女生,但當過電影主角,為角色肥過又瘦過,近來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再到在電影《#PTGF出租女友》與ToNick的恆仔領銜主演,在工作已經絕對不是新人。現在的Larine,又會是個怎樣的人?

「我以前的性格是會刻意去外向,因為我是個比較慢熱的女生,但有時候為了快點跟大家混熟,所以會刻意擺出一個很熱情的樣子。但四年後就會更多用自己喜歡、舒服的狀態。」說起這四年來的改變, Larine如是說。「工作上的不同,就是以前由公司管理,現在則是自己的團隊去商量,去做所有事。」她說與前公司完約後,一直沒有娛樂公司「想簽我」,但工作卻一直接踵而來,於是就成立了自己的團隊。

「最大分別是歌,現在是做自己想做的歌、說自己想說的信息,然後靠團隊去幫我完成。以前做藝人有些東西未必會看到,未必會由零,到拍攝,到宣傳都接觸到。開自己工作室,開心的是會學到更多東西,但同時時間也少了很多。」

「但有一件事,是我到現在沒有變的,就是我很不喜歡做訪問 (笑)。因為我一做訪問就會有點緊張,然後有開始問非所答。」你以為Larine這樣說,正在與她做訪問的我就會感到好尷尬?其實我早有心理準備,因為4年前的她都曾說過自己不懂得回答記者問題,甚至被人直斥「你究竟想說甚麼」。「我好喜歡和朋友聊天,好喜歡分享自己的想法,但可能只限於私底下的時候。做訪問給我的感覺有點太正式,而我又不太懂得去包裝,把自己說得很好。可能事情明明有80分,但在訪問我就會把它說到只剩40分……所以找我做訪問好像沒什麼著數 (笑)。」

至於四年前在訪問中揚言要減掉豐滿的身材, Larine卻有新的看法。「以前覺得如果瘦下來,戲路會多一點。但後來又有前輩跟我說,鄧月平,如果你是肥妹你會怎樣演戲?如果你是個很瘦的女孩你又會怎樣演戲?不也就只是演戲而已!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不論你是高矮肥瘦,演戲就是演戲,其他東西是沒關係的。」這倒不是說她完全放飛自己,「以前我有點BabyFace,我會好介意,但現在放假的時候,我也是隨心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吃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我還是會控制體型,但是是在我覺得角色應該肥或是瘦的時候去控制。例如今個月尾我會演一個角色,我覺得她應該是瘦的,所以就算導演沒有要求我減,我都會去控制自己的體型,令我更加符合角色、說的每一句對白都更有說服力、更有味道。」

至於現在還會不會想減掉身材?「我覺得不行的,不要想那麼多,專心演好自己的戲、唱好自己的歌、做好自己的作品就已經可以了——那時應該是太空閒才會這樣想 (笑)。」

新戲以「兼職女友」為主題,上映前的宣傳重點都集中於電影中有幾多性感貌美的女演員,很容易令人聯想到《一路向西》之類電影。Larine亦坦言一開始也不明白電影想表達甚麼。「接到劇本後,其實有些地方我是不明白,到見面的時候導演就開始解釋他為什麼要寫這個故事,原來他是想幫PTGF平反一些事,那又幾有趣。而且這個劇本的開放很大,導演很歡迎我們一起去創造這個角色,我覺得幾好玩,所以就接了這個角色。」

「芷純這個角色,我會形容她是一個沒有選擇的女孩,她有一個很差的家庭,爸爸酗酒還會打她,然後她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撿了一隻狗回來養,隻狗還要有癌症。如果她去上學,隻狗就會死,家裏維持不到正常開支;如果她去打一份正常工,就兼顧不了學業。所以她去當PTGF搵快錢,但整套戲她都沒有出賣肉體。究竟為什麼這個女生會走上這條路?一個有義氣、單純的靈魂,但她有這樣的一份工作。是社會的錯?是這個女生的錯?還是她原生家庭的錯?我幾喜歡這個方面。」

至於大家期待的「肉搏場面」,Larine就說她的部份完全沒有。「我們有一場床戲,但那場床戲不是『幹活』,而是我和男主角大家相擁傾訴,聊到哭出來。這場戲在劇本中沒有太多對白,導演就說不如你們自己想一些東西去了。於是恆仔就因應他的角色,為什麼他會這樣不相信女人,說了一些他的故事,我就覺得像是兩個心靈有缺失、好孤獨的人在聊天。但觀眾可能會覺得,是不是埋身肉搏、極度性感的戲,但其實我和恆仔更多的是代表人性和感情,你是否相信對方,你會因為什麼而捨棄對方,若干年後你又會怎樣看待這段感情。我們是比較情感上的一對。」

「大家不要只看表面,不妨入戲院看一看。大家想看的東西都會有,但也有大家意想不到的東西。」

「接下來最快能和大家見面的,應該就是我個人的歌曲。過去這半年其實我做了好多隻歌,但我覺得還未完善,到最近就終於完成一隻我自己喜歡,而且想送給一個真實朋友的歌。因為我很喜歡寫詩。在我不開心,很開心、或者遇到什麼創傷的時候都會寫詩。那詩是可以變成歌詞,而我平時又有喜歡哼一些旋律,就可以湊成一碟 (笑)。」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Casper、Ivan @ MenClub

Makeup: Andy Lee

Hair: Mandy Hui

Styling: Stephanie Wu

Wardrobe: Stylist's Own

或者是因為過去兩年香港人遇到太多壓抑,需要一些渲洩渠道,大家對於「娛樂」的需求日益增加,加上各個Youtube頻道以及新電視台努力推出新面孔,過往死氣沉沉的娛樂圈終於重新熱鬧起來。對於我們這些「做訪問的人」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薯仔 - Kathy Ngai 倪安慈
15 Oct 2021
作為一個身心健康的男人,IG上有Follow百令二百個靚女是一件好合理的事,而「娜美」這個名字我可說是「細細個就聽過」不是《One Piece》的那個,是以清純少女樣貌縱橫香港網絡多年、早前一張泳衣照導致一對情侶大吵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不是花瓶 - Nami 秦楚瀅
17 Sep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