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5 Oct 2021

或者是因為過去兩年香港人遇到太多壓抑,需要一些渲洩渠道,大家對於「娛樂」的需求日益增加,加上各個Youtube頻道以及新電視台努力推出新面孔,過往死氣沉沉的娛樂圈終於重新熱鬧起來。對於我們這些「做訪問的人」而言,百花齊放的好處之一,就是更容易約到訪問——至少不用像數年前般,去「求」電視台男女主角的半日檔期;另一個好處,就是有機會遇到一些新鮮的臉孔,聽一些新鮮的故事。

就像今天的受訪者「阿慈」倪安慈,在大學讀數碼電視與廣播,有過主持、主播經驗的她,去年自薦參加《試當真》的「Channel需要女」招募,結果成功入選。於是本來畢業後大概會像我一樣坐在鏡頭後面負責問問題的她,變成現在鏡頭對住準備回答問題的藝人,更即將踏上九展Star Hall進行《試當真現場版》演出,連她自己也說這一年很夢幻。

「小時候大家都會拍一些成長片段、點點滴滴什麼的,我小時候我已經會披着披肩行Catwalk,跟着電視上的明星唱歌,所以我媽媽從小時候就開始灌輸我大個要去選港姐。」阿慈以極有抑揚頓挫、甚至可以說略為戲劇化的語調說,「表演慾是自少就開始有,但為什麼會去試那麼多不同的幕前工作,其實跟想表演沒有太大關係,純粹是我喜歡去試不同的東西。」

「我之前讀新聞嘛,跑新聞是日日都不同的,有很多突發事情發生,我喜歡試不同的東西,我喜歡新鮮感。而幕前的生活,特別是當演員,每個角色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新的生命,我鍾意玩、試,體驗多一些不同的可能性。」

阿慈在YouTube上有個只有一千多followers的小頻道,入面有幾條她加入《試當真》之前的幕前工作紀錄,以及一條應徵香港電台《日常八點半》主持的自我介紹短片。短片中,她說她做過大台的新聞導播,又做過香港電台的實習記者;做過大學內的活動主持以及校園電視台的主持,就連到加拿大交流時也當過當地大學電視台的主持;然後她還學過唱歌、瑜伽、泰拳及跆拳道,做過主題公園內的吉祥物演員,甚至參加過大學內的《英雄聯盟》比賽。簡而言之,她就是一個怕悶而且坐不定的人,再加上去年畢業後的一個契機,於是阿慈就加入了《試當真》。

「契機是什麼呢?契機就是我找不到工呀!我讀電視新聞出身,電視台只有那幾家,那基於職位短缺,我才能又未夠好,就有幾個月空窗期沒有工作。那時候就已經試過一點點的幕前生活,例如去當模特兒,弄一張好看一點的Comp Card,拍一些學生作品,看看可不可以裝備好自己。」阿慈說她曾經差點成為某媒體的娛樂新聞主播,但面試過後,聘書在手的時候,她又有點卻步,「到真的要做決定那一刻,你會想之後的一年、甚至這一世以後的生活都是這樣,真的用腦去想才發現自己其實不喜歡。」

然後就遇上《試當真》開台,並且招募女演員,「於是我膽粗粗就send email去,拍了一條大約7分鐘的自我介紹——現在想起都覺得好尷尬,瘋狂搞爛gag,解釋我有多麼適合你們,你們又有多適合我。然後又拋書包說自己以前有多厲害多厲害…」厲害到豪哥 (蘇豪) 曾回憶,當初看到她的七分鐘自我介紹後,覺得這個小女生是想征服世界,「其實我不厲害的,不是多才多藝,樣樣都懂一點但只有半桶水。可能我打動了他們,就約我出來見過面,大家傾過都覺得可以合作,慢慢就發展成現在這樣,成為《試當真》的固定成員。所以真的誤打誤撞,這個過程也是『試當真』。」

「加入《試當真》的頭幾個月,我的確是經歷了一段懷疑自己的階段。因為我是一個素人出身,沒什麼演藝經驗;而他們也在頭幾個月就打響名堂,有點成績,所以在別人質疑我之前,我已經先開始質疑自己,『試當真為什麼會選這個女生?』、『阿慈為什麼可以勝任這些角色?』突然有這麼多曝光機會,而我又覺得自己未準備好,或者未能勝任,就會好害怕,甚至有些抗拒。好緊張,不要啦不要找我;但心裏面其實又好想試,好想得到這些機會。所以心裏面其實是很矛盾的。」

「我是一個連登仔來的,由中學開始就已經上討論區不停看——我不留言的,我只是CD-ROM——到看到第一個討論自己的帖子,才明白原來被人談論的感受是這樣的。當然有讚有彈啦,讚得多、彈的也多,但你永遠都只會集中於彈的那一些,於是就不停想,自己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夠好呢?自信心不停大受打擊,陷入懷疑人生的惡性循環之中。」

「一開始我以為自己過到這個難關,因為攻擊外貌那些我是OK的,我比較厚面皮,但有些曲解了我的意思、誤解我的,我就算覺得委屈,也不能很高調地立即開post,用真名上連登『倪安慈反擊』,不可以的嘛!所以好多東西都要硬食,食到一定程度我就決定不食了,不看!」

所幸的是,阿慈身邊有著幾位經驗豐富的「老將」,例如阿慈形容為「身經百戰,處變不驚」的游學修,在他們的幫助之下,阿慈才由一個「薯仔」,變成現在大家看到的「試當真 阿慈」。

「『薯仔』是型容不論心理還是生理。我以前是不修邊幅,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未加入《試當真》試幕前生活之前,我是不懂化妝,大學時是完全不化妝,去旅行也是素顏去的那種,好哩啡,是『毒』在家中的那種宅女——我好喜歡打《LOL》,但現在刪了,實在太沉迷。但當我加入這一行,又有這麼多曝光機會,好像受到很多注視,人就慢慢有成長甚至是蛻變,進化到現在這樣。」

「有些認識了很久的朋友,甚至新識的朋友,都可能會因為你是個公眾人物而改變對你的態度,甚至好有興趣認識你、甚至是有機心的去接近你都會有。其實公眾人物私底下也是一個普通人,不又是起身刷牙洗面食飯小解大解?甚至有時阿修也會說,我一Roll機就會變得很做作,又或者有時在謝票場我會說一些不是我心目中想說的說話,想做一些效果。於是我就希望在鏡頭前可以拋開這些包袱,展現最真實的自己。《試當真》以外的阿慈,就是阿慈,你們看到有什麼性格,就是這樣的。」 

來到訪問的後段,按照「傳統」而言,我就會開始問關於感情的事。可惜阿慈說「他們教落『感情問題一律不回答』,先把我的所有問題都封住。唯一能夠透露的,就是她喜歡搞笑的男生。「有一句說話是『拍拖就像照鏡』,我覺得我的伴侶要與我相似、同步的。所以我喜歡一些無厘頭、搞笑、幽默、不要那麼悶、過度活躍……不用『過度』的,活躍外向的男生。首要條件還是幽默。」甚至她也承認《試當真》的同事完全符合這個範圍之中,「所以跟他們溝通感覺很對。所以不論工作上,甚至他們會教我做人,我家庭上遇到困難他們也會安慰我,愛情上他們也會給我建議,所以我覺得是升華到一個家人的狀態。」

「現在我都會當三位老細,即是阿修、許賢、蘇豪像是爸爸一樣看待,他們也會當我是一粒女去看顧。可能是我思想比較幼嫩,初出茅廬誤打誤撞的那種……薯仔,他們就會很悉心的照顧、栽培我,所以我覺得有種父愛在。其實《試當真》裏的所有男生和女生,都像家人一樣很溫暖,兄弟姊妹似的。」

目前阿慈,以至《試當真》仝人除了Youtube上的固定更新,更要準備10月26日的《試當真現場版》演出。阿慈在當中又會怎樣的演出?

「這個問題真的考起我,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笑)。因為很多東西都還有變化,昨天說可能會有這個表演項目,明天可能又會有改變。目前可以透露的是,兩場我們也會有不同的、很鼎盛的嘉賓陣容。而我們固定成員當然也會有一些嶄新的演出,大家是沒有看過的。」

「大家就抱着一個『試當真』的心態去看,試試去看這場show,看看這班人搞什麼花臣,這樣去看你就會開心。因為我們就是什麼元素也有,不會說舞台劇就整晚都只做戲,又不會整晚都是歌舞表演。我們也是試試看,不知道觀眾會不會喜歡,表現出我們想給觀眾看到的東西就夠了。」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Casper、Ivan @ MenClub

Makeup: Gigi Nam

Hair: amossssss.s

Styling: Stephanie Wu

Wardrobe: Stylist's Own

《試當真》說得對,Channel的確需要女。尤其當我試圖向身邊 (明顯資訊落後) 的朋友推薦香港Youtube Channel時,甚麼「《試當真》啲片有深度」、「《小薯茄》吾識問答大賽學到嘢」,都遠不及一句「入面有個女仔好靚女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嘻嘻哈哈陽光妹 - Ah Gi 樊沛珈
17 Nov 2021
四年前我們訪問鄧月平 (Larine)時,她是個18、9歲,挾身材帶來的網絡人氣而入行的小女孩。那時的她不太懂得面對鏡頭與傳媒,又帶著年青人獨有的天馬行空;那時的她也不太滿意自己的身材,曾說目標是減去令人羨慕的豐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專心 - Larine Tang 鄧月平
21 Sep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