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4 Feb 2022

說起Asha 徐㴓喬,現在很多人會說她是《大叔的愛》的梓芊;記性好一點的會知道她六、七年前拍片反駁王晶的「買樓成功論」;記性再好一點 (而且年紀有返咁上下),就會記得她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拍YouTube——目前她的個人YouTube上最早一條片是2008年的超低清「金魚咀」影片——乃係香港YouTube界第一代人物。2018年某討論區的某個帖子中,Asha被稱為「香港YouTube活化石」,著實沒有誇張。

YouTube帶來的亮點、英國與菲律賓混血兒的外貌,加上自小在香港長大、讀本地學校,中文廣東話識睇識寫識講,深諳本地文化的優勢,我認為Asha老早就應該要有更多幕前機會,有更多人認識。事實上過往Asha亦的確曾擔任模特兒、主持的工作,但從其一年一Show、YouTube稱作「月更」也很勉強的頻密度來看,卻又似乎是志不在幕前。其實在Asha的角度看,這些年的確是錯失了很多機會。

Asha 說,一開始拍YouTube 是因為那時的網上社區吸引到她,但她也承認,YouTube 的更新「一點也不頻密」。「其實我很喜歡拍片。以往我每一次想讀書,都是找關於傳播的科目來讀。但不知為甚麼……可能當時模特兒工作霸佔了我很多時間,加上當時拍的某條片紅了,就有點變得像是工作。而有點犯賤地,當變成工作我就越來越想收起這件事,因為我會感覺到質素變差,而我希望自己拍的片,是10年後我也會想再看——現在頻道有很多片都被我收起了,就是因為我自己也不想看。就是因為定了一個這麼差的標準,我就情願不去逼自己。」

「加上隨著年紀漸長,那團火其實沒之前那麼大。以前是這個世界丟甚麼給我,我都一定有意見,但現在當所有人都有意見時,意見就變得很不寶貴。我希望我的影片是『寶貴』的,有為討論加上另一角度的意見,而不是與大家都在回應的東西一樣。當我發現無論是我的意見、立場、甚至我的性取向,都會有人傳訊息,說『因為你怎樣怎樣,所以我怎樣怎樣』,就發現,嘩!原來我的說話都有重量,就更加不可以隨便去回應、表明立場,因為真的會影響到人。所以當我對那件事沒有把握,就不可以那麼隨意。」

除了更加謹慎之外, Asha比起10多年前亦的確是「收了火」。「我以前是非常喜歡批判別人,可能是年紀,或者當時身邊的人會令我這樣。那時其實很沒安全感,所以很容易去批評身邊的事不夠好,但明明最不好的是自己。現在看一件事就會有種,『呀,that’s life』,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消化,如果件事真的那麼差,那消化完那團火應該還會在,而不只是一個即時的反應。所以現在學懂了不要亂說話(笑),因為很容易說錯話。」

「都慶幸自己有這個成長的階段,否則我相信,經過這10年、15年,應該沒甚麼人還想看到我。大家應該會覺得,『吓,她還在做這些事?』所以都感恩還有人想看我。」

Asha 的YouTube 代表作之一,是當年回應王晶的影片被廣傳。但據她回憶,其實那已經是她第三條Viral 影片。「我想我第一條Viral的影片應該是16、7歲時?然後18歲又有一條, TVB那條是我22、23、24歲?所以是有三個不同時期的Asha有Viral。」

但Viral過後,Asha卻沒從當中獲得太多實際好處,甚至工作機會。「每一次事情好像要好起來了,我就會想走。不應該說是三分鐘熱度,但我很害怕投入某件事。當事情開始變好,我可以隨著它向上的時候,我就會縮沙。我會覺得,這些機會算了吧,人們看完就會忘記了,然後我就會潛水。你會看到有個慣性,幾年後消失,回來,然後又消失。」

「頭兩次應該是年紀太小,那時沒有經理人,『上網』這件事也非常新,根本不知道應不應該簽MCN (俗稱的網紅公司)?應該要簽模特兒公司?那時好亂,還要正在讀書。再大一點的時候,我想是有點愛情的盲目,選擇不如離開香港、離開這一行。而且因為我發現很多事都沒有自主權,好多事都是為錢而去做。我不想為了錢,那不如為愛情?於是再次潛水,放棄在香港的生活,試試去闖一些新的東西出來。」

Asha在其他訪問也說過,當時為了愛情,毅然與當時的另一半搬到英國展開新生活,在當地一間製作公司擔任助手。可惜在愛情上的付出,從來都不保證會開花結果。該段感情完結,Asha 再次回到香港,花了很長時間去重新投入生活。

「回到香港後,我差不多用了兩年的時間去捉摸,究竟應該怎樣跟大家說我回來了。大家可能認識我,但網上的競爭很大。一定有其他女生比我年輕、比我更拋頭露面,我要讓人知道Asha還有價值。那時我回來,大家還覺得you are the girl from YouTube,所以覺得我下一個決定對我未來的10年會很重要。」

「一開始還很固執,覺得有甚麼工作就接囉。但之後就發現,原來不能只靠自己。我以前很固執,例如我拍片是一定要自己剪。有人說,如果想穩定更新就找個人回來幫手剪囉。不行!我試過,不是我想要的那回事。但後來我發現,如果想在這行生存、成長,不可以這麼固執,我需要一班我信得過的人。所以就用了兩年時間,去找這一班人出來。」

「而且因為他們也很了解我,知道我會消失,所以我要讓這班人知道,我不會再走了,我非常投入,i’m gonna do this fucking right!以前太任性了,就會令人覺得,不應該把心機放在我身上。所以我要告訴大家我值得,證明給大家、給自己看,我值得留在這裏。」

這個證明的過程是痛苦的,至少在經濟上是。Asha 指自己的家庭並不富裕,所以靠父母的選項並不存在。從英國回來香港後,更試過要把八達通退回,取回$50按金才能回家。工作、愛情的壓力下,她更患上抑鬱,。「從頭來過,由零開始——也是我活該的 (笑),明明建立了很多東西,但那時選擇放棄,活該我要從頭再來,讓自己肯定是不是真的很想要這東西。加上那時香港都亂,17、18年,然後又疫情,很多事情都延期了。所以《大叔的愛》試鏡時也沒抱著一個很大的期望,只是想要做好件事,沒想過反應會這麼好。」

「我在英國回來香港沒多久,其實我都沒太留意香港的事。我好記得圍讀的時候,Edan與Anson Lo坐在我旁邊,我不知道他們是誰,對這群男生完全零了解。到每天拍攝大家熟絡了,發現原來他們很有力量,然後就越來越大壓力,每次與他們對戲,有一班fans站在我面前,非常緊張。」Asha指非常不滿意自己初段的演出,「酒吧那些戲份,我是想閉起眼睛閉起耳朵地看,因為完全看到自己不在狀態,很不滿自己的表現,因為還是不夠認真。是到後期發現,這些機會難逢,現在不把握的話就沒下次,(失敗的話) 你再去拍YouTube吧,再到英國返Office吧。就是因為我有那種you only get one shot的感覺,才振作起來。接下來面對所有的挑戰,都要保持這種心態。」

「因為我第一次拍劇,是ViuTV剛開台沒多久,所以沒甚麼聲氣。當時就抱著一個不要太大期望的心情,才可以拍下去,否則如果帶著很大期望,最後甚麼都沒有,就會很傷心嘛!所以今次就想著要現實一點。但誰知,那幾個月日積月累,又很快出街的時候…嘩爆到咁嘅?就有點不可思議,人生變得很快的感覺。」

Asha說自己其實沒大家想像中大膽,但她亦享受逼自己跳出舒適圈、嘗試新事物的感覺。「可能我有好多不同性格、面向,所以都還在…即使我這樣穿,或者我之前拍那些所謂性感少少的照片,大家會『吓?這個不是Asha來的』,但其實…I can,I want to!我要學懂怎樣去平衡件事。正如『敢言』和『有時不出聲』,大家覺得Asha甚麼都會說,或者大家覺得Asha很Cute,所以不可以性感,我還在拿捏那個平衡。我在其中一條片中說我想自己是流動 (Fluid) 的,即使我今日是這個路線,我會容許自己有個空間下個月可以轉。我不想有個框架是『我只可以這樣』。」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Asha這次不會再潛水,亦會把握身邊的機會。「未來我會想有更多演出的機會,目前有很多主持的機會,我也覺得自己在處事方面有一些進步,但我會想繼續演下去——其實下個月就再入劇組,好期待;到現在還沒有劇本,好緊張。但是有種……很想說粗口…… Let‘s fucking go,很想快點去迎接這個挑戰,好興奮。因為所有東西都變得很不同,可能是一年前的Asha不知道會走到這個地步,而今次我知道怎樣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好興奮。」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Casper、Ivan @ MenClub

Makeup: Phoebe Ho

Hair: Terrance Chan

Styling: Flossie Wong

Wardrobe:Stylist’s own

Accessories: APM Monaco

戀愛節目素來都有一班忠實支持者,令人心亂如麻、小鹿亂撞的曖昧氣氛,是不少人在平淡生活中的最好調劑。但當然,也有一群人看戀愛節目,是只衝著節目中的靚仔靚女而去,不少參加者更藉著節目的人氣,踏足娛樂圈成為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貼地阿迷 - Kylie C. 鄭杞瑤
31 Aug 2022
近年不少香港人要思考的難題,是「應否離開香港,尋求更好的機會」;但曾幾何時,香港才是那個「尋求更好機會」的人會來的地方。就如十年前的廖子妤 (Fish),當她在馬來西亞讀完電視電影文憑、但花了三年時間卻只能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演員的自虐 - 廖子妤 Fish Liew
18 May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