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6 Jul 2022

在這個「人人都可以是KOL」的年代,不少女生都以「網紅」的心態管理自己的社交平台,每張相每個Story每隻字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發佈,希望吸引更多Fans、更多工作機會。而對女生而言,「流量密碼」當然就是性感美照,她們甚至不需要有很好的外在條件,只要「肉色部份」夠多就已經可以「吸Like」。反過來說,整個IG幾乎都冇「肉色部份」的反而是少數。

而王頌茵 (Kathy仔) 大概就是這「少數」中的其中一員。雖然她16歲開始接觸幕前工作時,就是從當模特兒開始,但縱觀她整個IG,唯一一張可以稱作「性感」的照片,就是去年於《七救星》中拍下的美腿寫真。

「一開始接觸拍攝其實16歲的時候,我是沒有想過要進這一行,亦沒有說對這行很有憧憬、一定要當模特兒什麼的,完全沒有。只是覺得拍照幾好玩,那就玩下,沒想過要把它當成事業。之後去讀珠寶設計,讀完出來就發現,原來不是我FF中那麼美好。機緣巧合下有機會進ViuTV拍攝不同節目,試鏡後他們問我『那你簽不簽(合約)呀?』那似乎也不錯,反正我不太喜歡當時珠寶設計的朝九晚五工作,彈性上班比較適合我的性格(笑)。就是這樣進來了。」

「簽完約的那一下,真的要開始一個新的路程,我好像找到一樣自己真的喜歡做的事。我跟自己說,你什麼都不懂,你是新人,你是一塊海綿、一張白紙,那就慢慢吸收、學習,做著做著可能就會好一點呢?所以我沒有為自己定一個很明確的目標,只是跟自己說,先試試看,什麼都先試試。」

Kathy仔自問是個好彩的人,從小到大都會「符符碌碌的『碌』到去一個不錯的位置」,正如她當年「碌」入現在好多人想入都入不了的ViuTV。但對主持節目幾乎沒有經驗的她,在入公司的初期依然有跌跌碰碰的時期。

「剛進去的第一年,我覺得自己是個新人,可以繼續學習、吸收,錯了也不要緊。但時間一長,我就會不停自我檢討、怪自己,這個做得不好,那個做得不好,這個做得很差勁。變成跌進了一個死循環。入行第二、第三年,大家就不再覺得你是新人,會覺得你應該要做得到這些,別人會對你有批評——或者其實他們沒有,但我會批評自己,給自己無形的壓力,這樣我又做得不夠別人好、那樣我又不夠別人厲害,不夠別人漂亮、不夠別人好身材、口才不夠別人好,就會進入一個低潮期。」

「是到後來公司簽更多新藝人時,看到他們身上有自己以前的影子,就會覺得不應對自己那麼嚴苛,其實我也只是進來三、四年而已,還有很長、可能有很長的路要走,現在開心、享受了先算。」

有趣的是,雖然Kathy仔本人早年對於入行沒有期望,媽媽卻對她非常有信心。「很多人入行時選港姐、或者參加什麼訓練班,這兩樣我阿媽都有叫過我去,而我抗拒(笑)。不要玩啦,我都沒有身材,玩什麼港姐?怎樣穿三點式出來?」

但她也承認,大家對於她在《七救星》中那一輯小性感寫真的反應,是令她開心的。「我之前會抗拒性感,是因為我沒自信,我不是其他身材好好的女生,那就無謂獻醜,影了也沒有人會看,那影來幹什麼?但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開始老 (笑),年紀開始大就覺得自己應該要女人一點點,少少性感我也應付得來呀,也幾好看呀 (笑)!原來大家不只喜歡看我古靈精怪的模樣,原來性感一點點的他們也接受得到,那我覺得可以嘗試一下。因為我給自己的定位經常是『不要那麼暴露』、文青、斯文,但原來我也可以有這一面。」

其實從「Kathy仔」這個暱稱,你就大概知道以前的她沒有太把自己當成一個女生。香港演藝人協會的YouTube上有一條拍攝於Kathy仔剛剛入行 (即大概是2018年)、但到去年才上傳、Kathy仔強烈希望大家不要找來看的訪問,入面她就說自己會叫「Kathy仔」,一來是因為實在有太多「Kathy」,二來是因為好覺得自己的性格有點「男仔頭」,「但近幾年我慢慢發覺,其實我是『細路仔』,所以我是小朋友的那種『Kathy仔』。」

同一條訪問中,Kathy仔亦提到小時候父母離異,甚至令她覺得要為此負上部份責任。Kathy仔於這次訪問中亦提到爸爸媽媽是兩種很不同的人。「媽媽那邊是個很放寬的系統,爸爸那邊則是個很嚴格的系統,所以從小到大,在這兩種系統之下,我個人也很矛盾。我是應該乖乖的坐著,還是有時我也可以棟高腳坐呢?到他們分開了,我跟媽媽生活,那就很自由啦!反而越自由奔放,我就沒那麼反叛。」而且媽媽明顯對自己個女充滿信心,Kathy仔說小時候媽媽曾帶她參加過電視台的童星選拔節目、又曾經把她的照片寄去《兒童快報》而且被刊登過,現在的幕前工作慢慢穩定下來後,媽媽也是最替她高興的人。「初初入行,收入不是那麼多的時候她會擔心。但慢慢做久了,她覺得我可以照顧自己,經濟上不會令他有重擔的時候,她就會覺得你開心就可以,她現在反而會想八卦多點這一行究竟是怎麼樣的。」

廿二、三歲加入ViuTV,四年後的今日Kathy仔其實也才27歲,從任何角度去看,都還是屬於「年輕」的那群、以動輒十年才能捱出頭來的藝人,更只算是一個「年輕新人」,但面對公司一眾比她後生的多的新同事,Kathy仔坦然會感到些許危機感。「前波後……甚麼來著?呀,長江後浪推前浪 (笑)!你看到現在加入的人,全都比我當初入來時更年輕,全都是19、20歲。我的外貌是能夠欺騙人,可以扮後生,但我感覺自己要把握時間。好像殺到埋身,不可以再慢慢吸收,我也吸收得差不多了,是時候要試一試,衝一衝。」

「接下來有部電影已經完成拍攝,但不知何時見街,所以大家期待一下吧。另外還有一個新鮮滾熱辣、上星期才拍完的綜藝節目,是一個解夢的節目來的。我的位置是一個類似偵探般的角色,但是要把每一個嘉賓的夢境還原成一個小劇場,可以過過戲癮之餘,又可以拍一點『膠嘢』。對我而言是一個幾好玩的挑戰,亦很期待節目出街後大家會怎樣看我 (笑)。觀眾的反應預計不了,但起碼我當時玩得幾開心,我自己先享受了才算,大家會不會享受去看就是大家的事。(笑)」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Dave、Casper @ MenClub

Makeup: Phoebe Ho

Hair Styling: Alva Lam

Styling: Flossie Wong

Wardrobe: Stylist’s own

2017年的電視台台慶,當年剛剛於國際中華小姐奪冠,繼而加入電視台的余思霆 (Stitch) 成功拎走百萬大獎;5年後的今日,你或者認為在台慶再次看到Stitch是一件再合理不過的事,但經過這幾年,大家應該都知以往的「合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因禍得福 - Stitch Yu 余思霆
30 Nov 2022
2015年正值社交媒體飛速發展的年代,任何事物只要經過「網絡瘋傳」就能成為街知巷聞的熱話。而當時「西童」(本名梁茜童) 的一張「謝師宴晚裝照」就由討論區出發,經過口耳相傳,繼而橫掃半個香港網絡之所以是「半個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最好的反駁就是做好自己 - Westtung 梁茜童
28 Oct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