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30 Sep 2019

每逢「9字尾」的年份,對於譚耀文來說總是一個很特別的時候,出生於1969年、1989年二十歲,以歌手身份在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拿下「最有前途新人獎優異獎」;1999年三十歲,憑《野獸刑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2009年四十歲時首次到北京拍劇,到今年2019,出道三十年,也剛好五十歲。更有趣的是,這樣看來他的經歷竟與《論語》頗有相合之處: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眾所周知譚耀文是以新秀金獎的身份入行,同屆銀獎是後來去了做配音員、配過《忍者亂大郎》的土井老師、成年版孫悟飯以及《勇者王》主角獅子王凱的何國星;銅獎得主則是鄭秀文。可惜譚耀文的歌星之路並不順遂,幾年之間就已經走到瓶頸,1993年簽約大台成為演員,1999年憑《野獸刑警》中的「撳釘華」拿獎之時,其實正值轉型之中。

「那時我沒再唱歌已經幾年時間,剛剛投身演員沒多久,在電視台一路工作一路學習怎樣做一個演員。但那時我就開始『呻吟』了,覺得只在電視台不能滿足我,很大膽地就出來拍電影了。很幸運第一部就遇到那麼好的導演(陳嘉上),和一部到今時今日都還在談論、表揚的本土香港電影,老土點說真的像發夢似的。」

「那一年剛好是三十歲。我想很多男生都會想,三十歲一定要有點成就——尤其是港男——否則就娶不到老婆呀(笑),好多問題就會接住發生。那一年又遇上我太太、有套劇集反應很好(《縱橫四海》),然後台灣大陸都找我去拍劇,很順利似的。」

《野》的成功,令當年的譚耀文在香港影壇佔了一個很獨特的位置,演出機會穩定,事業步上軌道,正是「三十而立」,但他卻是一個充滿「不安感」的人,「我意識都很強很快。那時向生(向華強)向太很支持我,《野》之後就簽了我,我的電影形象在那幾年是打了一個很好的基礎,例如《極速傳說》的趴地熊,是一個很不同的角色,那幾年也是稍為大製作的港產片的末期。反而後期有些反派角色的質素不是那麼高的時候,我就算了,拍少了,也因為這個原因決心離開了香港電影。」

「我喜歡的電影,不單單是在那一個世界之中,那一個世界拍得多也很悶,整天都是廝殺、仇殺,要不就是江湖、人事。隨住你的年紀和對演技的認知越來越多,你就覺得這些角色不夠,滿足不了你,所以就去了台灣,加上可能金馬獎拿了男配角,得到台灣製作人的認識,就拍了一部《半生緣》電視劇。這部劇在內地播了很多年,很受歡迎,所以那幾年內地很多人認識我,但香港人未必知,甚至當年中國星的經理人也只是知道幫我接了這部劇,而不知道在上面的收效是很不錯的。就是這部劇令我在上面打開了一條新的路,拍劇。」

03年開始北上拍劇後,譚耀文參與的香港電影數目急轉直下,2000年時一年七部而且部部是主演,但04到09年間不計客串,總共也只有七部電影在戲院上映過。他說其實當時也有人找他拍港產片,只是很多角色都是「撳釘華一二三四五六七」,所以推的多過接的;對比同期接拍的劇集有15部,絕大部份不是男主角就是男配角,而且有超過一半都是中國製作,你就知道他把精力放在何處。

「09至12年發生甚麼事呢?我拍了很多,真的很.多內地作品,不論是電影或劇集,學到很多東西的,國語對白是不同的,神髓又不同,但到2012年,我女兒出生了,就更加要回來香港。我也覺得時間剛剛好,每一件事都有期限,我當初定立的也差不多,再待久一點我也不知會發生甚麼,我覺得夠了。」順帶一提,他的大兒子是在2006年出生,但當時的他依然中港兩邊走,到女兒出生才決定把重心放回香港——看來是爸爸果然是比較疼女兒吧?

「剛巧有《救火英雄》挑起我根筋;然後有《踏血尋梅》,還有《紮職》。當時已經四十多歲,覺得角色正在轉變中,做些頭頭、部門的隊長、警長、發電廠廠長,就算做江湖片也是做大哥了,不再是散仔。演的角色與自己的心態接近了,就覺得是演戲的好時候,角色穿上身也Carry得好一點。」

譚耀文步入四十歲之後事業、家庭都走得更加穩健,但他卻說四十到尾的兩年,其實他也有掙扎過。「五十歲像是…很多事鎖定了、很穩定了,就會想跟穩定——『太』穩定——對抗,I’m still young!我還可以做到點甚麼。但實在有些東西,你心態OK、體力OK,但形態或者很多方面…很難用字來形容。」

「五十之後你就要給自己一個挑戰,你不要讓年齡規限了你,普通人也應該要,更何況是藝人。最難面對的應該是做人阿爸——做阿爸本身不要緊,重點是個戲在不在這個阿爸身上?這個阿爸有沒有戲做?有戲做就沒問題。我可以告訴你接下來我有兩三套電影都是做爸爸的,但都是很有戲的。」

「前十年我是辛苦的,因為很多角色是不適合你做,但你為了要維持,為了要繼續走下去,你就要做,那就儘量做。現在就多了點成熟的角色,以你為主導多點的戲軌,滿足感會比之前大。」

對,來到譚耀文現在這種地位,工作最大的回報是滿足感。這也讓人好奇,既然現在有空間去選擇甚至主導工作,他又會不會試著重拾那個帶他入行,但最終夭折的歌手舞?「唱歌基本上是我第一個本能。有些好鍾意做戲的人,日常也在做戲,那些是他們作為演員的本能;我的本能是在音樂,不是做戲。但這個本能隨著時間是會被打擊,自問也聽少了歌…所以…有機會吧,不知要等到幾時,可能沒有機會,沒有就沒有,無所謂了。」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Marie Anson

Video: Sam、Casper @ MenClub

Hair: Kuero Sun@Hair Culture HK

Make Up: Alfred Tsang

Styling: Chris @ MenClub

Wardrobe: Dunhill, Brooks Brothers, Coach, Hublot, Camper

Special Thanks: The Luxe Manor

咩叫十年人事幾番新?看看2009年負面新聞纏身的E-Kids Tommy,前途暗淡甚至欠下賭債,可謂「衰到貼地」。當年曾經萌生「不如死咗就算」的他,有冇諗過十年後,2019年嘅今日,香港人會讚佢「型過余文樂100倍」。或許 ...
people
《我係香港人》E-Kids Tommy 阮民安
25 Oct 2019
不知道是香港人對慘情歌、失戀歌特別鍾情,還是AGA唱慘情歌特別有感覺,反正大家記得的作品都是失戀歌,搞到AGA就像失戀代言人似的。那,關於失戀的問題,她又能答幾多? ... ... ...
people
關於失戀的問題 – AGA江海珈
30 Aug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