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8 Jun 2021

JB的《點解咁撚肥》及《潮共》兩首歌在Youtube上分別有235萬及475萬次播放,就算你沒聽過原曲,都一定聽過人唱「點解咁撚肥 點解咁撚肥 你食嘢求撚其」、「係啦係啦叻啦叻啦知你好撚型」兩句歌詞,要說他是香港近年最紅的Rapper,相信不會有爭議。

JB全名Alconaba Wilfredo Jr,1992年在香港出生,父母都是由菲律賓移民到港,爸爸和大哥都是個鼓手。家住東涌,讀本地中文中學——所以能用廣東話寫Rap——他說他中學時是個200磅大肥仔,是到中學畢業開始跳街舞、打籃球才瘦下來——所以有《點解咁撚肥》——讀完書後曾在時裝店做售貨員,見盡「唔識又要買」的所謂「潮人」——所以有《潮共》。

際上在2019年1月《潮共》推出之後的一段時間,即使首歌已經播到街知巷聞,甚至中國網民都用《潮共》在抖音拍片,但JB都繼續在時裝店做全職售貨員。「推出之後,好意外地都多人聽,好自然地就多了Full-Time以外的工作機會,例如出騷,或者拍攝。那時多數是放工就即刻出去做騷,或者放假都要工作,甚至不只在香港,澳門或者大陸都會有騷。」

「我試過返工的時候,有客人說:咦?你不是當Rapper的嗎?幹嗎在這裏工作?好搞笑的,香港人覺得你只能做一件事,我做Sales就不能當Rapper…我覺得工作是我賺錢的方法,但我的身份才是最代表我自己的。職業與身份可以是兩回事。」

話雖如此,但一個人無論有多少份工作、多少個身份,一日都只有24小時。身兼兩職的JB在《點解咁撚肥》及《潮共》之後,開始白天上班,晚上出騷、放假繼續做的生活。一方面缺乏休息時間,另一方面是他感覺「兩頭唔到岸」,於是與朋友、同事商量過後,他就決定辭去售貨員工作,全心全意做自己想做的事,音樂。

「我一開始都不敢跟家人說我辭了正職去做音樂,我怕他們亂想…好彩我爸爸是鼓手,做音樂養大我們所有人,所以爸爸會容易點,你捱下又頂得住就OK,媽媽會比較擔心一點。」

「加上19年出了首歌,限制了自己好多工作機會,家人又會再擔心一點。那時真的沒甚至工作機會,那就自己節省一點,而且好在之前有騷打好個底,就捱得到。」

JB說的那首歌,大概是他在個人Youtube發佈的《FUCKTHEPOPO/屌狗》——看歌名你就知道為甚麼會限制他的工作機會。在香港人整體的自由都受到壓力的同時,JB又會否覺得創作的空間受到限制?

「我覺得是會有更多靈感。我們做創作本來就不會去想局限,在這個狀態、有很多東西都不能說的話…要先看你造這件作品是為了甚麼,你是為了配合他們的狀態,這個社會、結構是這樣,那我去配合你;還是你選擇去配合自己要求的東西,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

「說就說有很多局限,但你在自己的作品想要傳達甚麼訊息出去,是比任何限制住你的東西都更重要。」

同樣是為了不受局限,所以即使有傳統的大型唱片公司試圖簽下JB,他也一口拒絕。

「我剛剛放棄了份工,然後又去打另一份工 (笑)?還要控制我的創作。可能是我想像得太黑暗啦,可能那些公司會覺得,不是呀,我們讓你做自己事的,但話說這樣說,到最後可能會有更多機會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那一刻我又覺得他們給我的資源,我自己用多一點時間可能都擁有到,所以就沒了。」

「有些人好奇怪的,一約你出來就說,『首先跟你說,我們不接受旗下Artist有不良嗜好』,第一句就這樣,好像我一定有不良嗜好似的。我覺得在某些地方,他們未必對Artist有尊重…而且有得選擇我一定選所有東西都自己來啦!」

所以JB與KENI、Jimmy Fung於2018年成立「Greytone Music」製作自己的音樂。而且Greytone旗下可謂猛人雲集,例如即將與姜濤、柳應廷、林家謙一同開騷的Tyson Yoshi、為193創作《睡到三點》的Madboii,都 (曾) 屬Greytone旗下。

「我最早認識的是KENI。之前跟朋友去中環飲酒,認識個朋友叫Mars,剛巧他來東涌我住的那條邨說找朋友,那朋友這麼遠入到來就見一見,原來他就是去找KENI,KENI與我住同一條邨,他做音樂,我又做音樂。那時剛好在寫幾首歌,《點解咁撚肥》是其中一首,於是我嘗試Rap給KENI聽,他家裏有個Home Studio,有齊架生錄歌,就即刻開始錄,於是就認識了他。KENI本身有好多音樂朋友,就再認識了Jimmy (J1M3)、MAEL等人,有個志同道合喜歡做音樂的團隊。」

「現在有自己廠牌和公司,多一點資源,大家音樂都儘可能地去得遠一點。令更多人知道我們的存在。」

「現在突然多了人做 (Rap),難聽點說是因為早幾年《中國新說唱》,華人做Rap好似像一回事,香港就會覺得是型,Rap這件事好型。令我們覺得,身為Rapper應該要告訴大家,香港絕對也有這回事,不一定要看他們——他們也Ok的 (笑)。」

「我覺得香港的Rapper那一刻會覺得,週街都聽大陸的歌,其實香港也有Hip Hop的!香港有廣東話的歌的!可以試下聽。大家的心是我要做多一點廣東話 (Rap),而不是只聽那一些。所以就多了人一起做這回事。」

「好多人覺得音樂要有好偉大的訊息,我覺得都對,但如果大家想起我的歌,我希望是說一些Lifestyle的事,JB的歌會令你有共鳴,如果大家的經歷差不多的話。」

「我不是要做第二首《潮共》、不是要做第二首《點解咁撚肥》,每一首歌都有它自己的價值。《潮共》勁是因為你們不是因為我,是你們覺得它勁,不是我說『這首歌爆硬啦』。」

而如果你是吸煙一族,又曾經試過遺失火機,那你對他4月推出的新歌《火機》就應該很有共鳴,因為歌詞的第一句就是「Oh Shit 我個火機又唔見咗」。

「那時是我和朋友在東涌公園飲酒,坐著Chill,然後就找火機 (笑)。然後我朋友叫了句『Oh Shit!』,然後我就講了句『我個火機又唔見咗』,因為我們習慣會一路播一些沒人唱的Beat,想到甚麼就可以立即塞入去,所以就開始了『Oh Shit 我個火機又唔見咗』,就是那一刻出來了。」

而最新推出的《得個等》,就是疫情期間創作的,亦是JB到目前為止最滿意的作品。「這首歌的Vibe與我之前的歌很不同;而且是第一首與整隊樂隊一起,每一負責一個樂器的去做,好講求團隊合作;又是第一首我自己做監製的歌,我幾鍾意。」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Casper @ MenClub

Makeup: Scarlett Yeung

Styling: MR. BIG Children

Wardrobe:  Glasses(Stylist's Own), LOUIS VUITTON, LOEWE, BALENCIAGA(Lane Crawford), From Joyce(BALENCIAGA, Casablanca, Nicholas Daley, MIHARAYASUHIRO, GOLF WANG, EVEA+), Pierre-Louis Mascia(Swank), HUGO BOSS, IMPLY, SALOMON, MIZUNO, Reebok

對於不少人而言,本田絕非單單只是一個「日本汽車品牌」。它可能代著大家小時候的家庭車、代表著當年陪大家渡過P牌的第一輛車、又或是你到現在還是夢寐以求的Dream Car。對於喜愛觀看賽車的觀眾,它更可能代表著你心 ...
people
【腕錶】香港賽車手唐偉軒親試 EDIFICE x Scuderia AlphaTauri 2021 限量腕錶
29 Nov 2021
我承認,我對近年香港Hip Hop音樂的認識,很大程度是來自串流音樂平台以演算法得出來的歌曲推薦。聽着LMF的《2019》 ,它派JB的《潮共》給我;聽着JB的《西遊記》,下一首是Akiko的《今晚不如上嚟我到》,如是者一首 ...
people
【MenClub People】讓子彈飛 - Matt Force
08 Nov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