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玄火  圖:互聯網
POSTED ON 25 Jun 2019

女人仔,大個就搵個好老公,不,好歸宿咁就一世嗎?「我把波褲和波衫收在窗外,不讓母親發現我去踢波。」「14歲,我由莫桑比克隻身前往法國。」「高中之後被迫放棄升學。」「為了省回訓練的車馬費,我經常不吃飯,也好,可瘦一點。」這是今屆女足世界盃,部份國腳的真人經歷,絕無改編,聞者心酸,見者流涕。

不如早嫁人

《紐約時報》在法國世界盃舉行前,向國腳們發出詳細問卷,結果收回108人的回覆,當中包括17支國家隊,部份內容可選擇不記名,但從中已可反映世界女子球壇的真實面貌,有開心,可惜,辛酸更多。家人點睇你做職業球員呢?

「呢份工唔會長久。」26歲阿根廷前鋒Mariana Larroquette回覆。「意大利沒有職業聯賽,但家人對我做球員感高興。」30歲意軍後衛Sara Gama是少數幸運兒。「母親痛恨我的工作,甚至認為女生不該踢波,最好快點嫁人或打份牛工。」25歲尼日利亞前鋒Francisca Ordega有口難言。「起初家人不相信世界上有這種工作,但我入選國家隊後,感到與有榮焉。」25歲南韓中場Lee Sodam說。

不乏失業者

大部份國家的女子球員,因硬件、人才等問題,在人生某階段要同男球員混戰,那麼這些頂級球星又如何?「由4歲到16歲,我都是同男生一起比賽,時至今日,季前賽都會約戰男子隊。」26歲德國女漢子Johanna Elsig回答。「我的校隊全是男生,當年恐怕沒有其他女生在陣。」27歲南韓中場Moon Mira表示。「偶爾要同男生比賽,直至18歲為止。」33歲荷蘭國門Loes Geurts自言天生有福氣。

同時要做幾多份工?「世界盃前,我加入了失業大軍。」28歲阿根廷後衛Virginia Gómez坦蕩蕩回應。「我的父母開餐廳,我在那兒打工。」22歲泰國中場Suchawadee Nildhamrong承認其他隊友生活艱難。「我有自己的小生意,也會教書和教波。」36歲瑞典門將Hedvig Lindahl已為退役鋪路。「現在我是全職球員,但不久之前,我在讀社工高級文憑,準備向那方面發展。」30歲法國後衛Julie Debever透露。

收入差距大

以下是部份國家隊個別國腳的每年足球收入/津貼概況:牙買加由015000美元、泰國由1596345美元、尼日利亞由160089641美元、南非由210630000美元、阿根廷約3100美元、巴西由750030000美元、南韓由850050000美元、法國由2122550000美元、美國由16.735萬美元。

足球收入方面,不是每個國腳願意透露真實數字,27歲智利門將Natalia Campos坦言:「踢波沒有收入,但隨國家隊征戰,我們有交通津貼,住宿也不用付費。」男足理所當然的事情,女足卻是彌足珍貴,30歲阿根廷前鋒María Belén Potassa說:「很少,每個月都捱不到月底。」21歲牙買加後衛Chanel Hudson-Marks不諱言:「我在美國讀大學,獲得獎學金支持,不然很難維持下去。」你們是好波的,我會睇到決賽!

//賺人仔未必很難,但賺得走都要有命享。阿根廷前鋒拿維斯(Ezequiel Lavezzi)人老精鬼老靈,就做了個好例子,來華4季,輕鬆帶走6億人仔,早前球隊最後一場主場比賽完結馬上掛靴,最識玩都是你!// ...
powerandmoney
玄火 - 幸福的拿維斯 賺6億即掛靴
06 Dec 2019
正所謂聖人都有錯,那世間上有甚麼人是比聖人更厲害,永遠不會犯錯?就是懂得巧妙地將錯事推卸,讓自己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人。
powerandmoney
傑克 - 做錯卸膊四式
04 Dec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