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8 Sep 2019

在香港,年輕人其中一個夢想就是有自己的小天地,過過獨居的生活——當然,前題是你負擔得起一間像樣的「屋」(而不是「房」)。但有個情況,是就算你能夠負擔得起,甚至很享受自己一個人住,但大家也會不斷催促你告別獨居的生活:當你是個女生。

華人傳統思想中,女生長大就是要嫁人的,叫你不要獨居,甚至發明了一個專有名詞「姑婆屋」來警剔女生,是怕你獨獨下就獨足一世——某程度上是反映了大家都明白獨居其實是一件爽到會令人沉迷的事。

「當初是想試著獨立一點,加上工作關係,公司有提供地方給我們自住,那就方便一點,工作到好夜回家都不怕吵到家人。之後慣了自己一個人住,就繼續搬出來住。」出身自組合Hotcha的Crystal由出道早期就已經過著獨居的生活,屈指一數就會發現時間長到十隻手指剛好數不到,而且因為各種原因,她每一、兩年就要搬一次屋,屬典型的「無殼蝸牛」生活。

「剛開始搬出來時——你知細路女——一定好興奮,『正呀,逃出生天呀!』,又會幻想到可以和朋友開派對,玩到幾夜都不會有人來管你。但到你自己住的時間長了,你就會知道原來很多東西要做;你享受了自由,就有相應的義務。我搬了出來才知道自己原來幾沒手尾,以前有家人幫你處理,你忘記關掉他們會幫你關掉,但你完全沒人幫你的時候,就要很有自律地處理所有東西,要準時交電費呀甚麼的,這些經常都忘記——所以經常都斷電(笑),又要花錢重接電力,要學習怎樣去做一個『大人』。」

「成長」是每個人由出世一刻到入土為安的一日都要面對的課題,安於現狀固步自封,最後只會被時代遺下,成為現在大家口中的「廢_」,而獨居就是走出「舒適區」的其中一個方法,即使一開始會遇到問題,慢慢卻會是領略到箇中的好處。「交電費甚麼的,那都只是習慣,習慣了就會去到另一個層次:原來自己煮飯給自己食是好開心的,你Hea煮也好,你很有心思的也好,由你去買餸、去想今晚食甚麼、洗洗切切,對我來說是一個放鬆的過程,而且是和自己的一個交流。你想睇甚麼電影你可以自己選;你想看書也可以自己看書…我覺得是自由一點的。」

自己一個,自得其樂,就是自由之可貴。問題是社會對於「自己一個」有另一個稱呼,叫「寂寞」。「你一個人住反而會沒那麼怕孤獨,就算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單身的,我也不會覺得很慘。你問恨不恨拍拖?那時都恨,但你不會有那種很灰暗的感覺。其實很簡單的,你可以有兩面的睇法:我在家中自己看一套戲,可以覺得很慘呀,為甚麼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看,沒人陪我似的;但你反過來想,是你可以自由選擇你想做的事,甚至我還可以開著電視由它說話,我自己再去做另一件事,是視乎你怎樣看而已。」

「就算不是自己一個住,你試試一個人去旅行,你試試一個人去睇場戲——有些人不行的,今晚沒人跟我食飯?就即刻很驚慌,一定要有個人陪他食,不然他就不食。尤其是女生,拍拖之後就會很依賴男朋友,那萬一你真的失去戀情了,你又怎樣去面對生活呢?如果你試過獨居,是容易一點的,起碼你知道自己生活的步伐、有個習慣,就算發生甚麼事都要處理家中的東西。所以對女生來說,獨居是一個幾好的課堂來的。」

當你學懂這堂課,你就不僅是獨居,而是進入「獨立」的階段,連帶著對感情的看法也會隨之改變。「自己一個人辛苦過、處理過,就會珍惜對方的出現;就算他再消失了,你也不會怕,因為我試過了一個人了,我習慣了,我學懂了。有時挑選一個對象,可能是需要那種火花,那種很熱熾的鍾意,但現在反而會退後一步,去想那個火花到底是甚麼來的?你和這個人是否相處得來?」

「我不是一個特別嚮往婚姻的人,但每一個人都想有個伴侶是走到永遠的,不用煩嘛!但你和他的生活、思想、價值觀是不同步的話,你多喜歡他也會很辛苦,對方也會辛苦。像我這樣的年紀,身邊很多女生可能已經有小朋友,已經結婚,很穩定;但同一時間我也看到很多人離婚,這是真的。我自己都還未摸得透那一紙婚書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那我怎樣可以保證到現在這段關係是可以走下去的呢?所以保守地想也好,我也預了有可能要自己一個住下去。」

除了住,自2014年Hotcha解散後,Crystal連在工作也是一個人,直到近年舉行十週年演唱會才又再聚頭。Crystal說當年「Hotcha」的時代就像讀書,大家經歷過、完成了,畢業後就各散東西。「我們三個一起工作兩、三年左右,就已經知道大家喜歡的事、想達到的事都有點不同,但我們仍然緊守在自己的崗位,是因為大家都想聽。直到Regen要去澳洲時,大家就真的開始反思,是不是應該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呢?」

「初初其實我好驚的,我其實是個很膽小的人來的,出去唱歌旁邊少了兩個人是很不自在的,還要唱慢歌喎,不太能動的嘛!要有那種壓台感(才可以),但初初真的沒有,我自己重看也覺得眼神很飄忽,不知在做甚麼。」

「三個人一起的時候,不只是我們依賴對方,連當時的公司也很保護我們,很多事都幫我們想好、處理好;到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很多事就要自己面對處理。自主度是多了,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歌曲類型,可以找你自己喜歡的合作單位,但萬一事情行不通,你就要自己承擔,就像是讀完書出來工作一樣。」

正如你讀那一科不一定做那一行,以工作比例來說,唱跳組合出身的Crystal近年其實也不是歌手,而是一位演員,甚至更準確一點是「舞台劇」演員。「演員是我入行不久就已經很想做的,但『舞台劇演員』就真的是機緣巧合之下發生的。我小時候有做過舞台劇,後來也是因為那位導演知道我有做過舞台劇才請我,做了一次之後就覺得很喜歡,覺得演戲的環境很適合我去發揮,或者探索,所以就去上了很多堂。」

「你問我,我當然希望大家能多把『演員』這個身份掛在我身上;但Hotcha、歌手這回事,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建立,總不能否認這個身份,『你不要提我是Hotcha啦』,不能這樣。也不是甚麼不見得光的事,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很珍惜的回憶、過去——或者身份,因為不知道將來會不會還有些甚麼。但我也會很努力去建立一個『她也會做戲』的身份。」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Tony、Casper @ MenClub

Video Editing: Dave @ MenClub

Hair: Tim Chan @ HAiR

Makeup: Scarlet Yeung

Styling: MR. BIG Children

Wardrobe: ETRO, iBLUES, Malone Souliers, The Outnet, CLUB MONACO, THE KOOPLES

Special Thanks: 梔子花房

老實說,由Super Girls出道起,我就對Yanny 陳穎欣這位皮膚略為蒼白,表情幾乎不會有變化女生很有好感,一方面當然是我對「黑長直」的偏執,另一方面是她雖然看起來有點冷酷,但卻很像你中學時會遇到,外冷內熱的「 ...
menclubgirl
低調 - Yanny Chan 陳穎欣
16 Oct 2019
人們常說「瘦」是女人的畢生事業,但對本來肥嘟嘟的Ida來說,瘦只是為了身體健康而做運動的副作用。有趣的是她不太想減,減了也有不少意見,但偏偏她還是瘦下來了。 ... ... ... ... ... ...
menclubgirl
瘦的壞處 - Ida Hui 許靜敏
02 Oc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