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8 Dec 2021

訪問燦哥 潘燦良的前一日早上,我早早起床梳洗,9點半就已經非常清醒地坐在電腦之前,兩個螢幕開著三個不同的瀏覽器,瀏覽器中卻是同一個網站。我左手放在F5鍵上,眼角瞥著電腦時鐘,靜候10點的到來——那一天,是潘燦良與黃子華共演的舞台劇《最後禮物》的公開售票日。

大家或者以為《最後禮物》之所以要搶飛,是因為「男神」黃子華事隔五年回歸舞台,但我夠膽肯定,搶飛的人有一半是奔著「潘燦良」的名字而去。在2014年加入港視出演《來生不做香港人》、2019年憑《逆流大叔》獲得第二次香港金像獎男配角提名前,燦哥曾在香港話劇團擔任全職演員超過20年,三次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三次最佳男主角,甚至早在97與98年就已經憑,由舞台劇版原班人馬出演的《南海十三郎》電影版,獲得當年金馬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提名。說他是目前最有賣座力的舞台劇男演員,是一個事實的陳述。

「《最後禮物》是說我和子華這兩兄弟,兩兄弟的性格都很不同,一個比較瀟灑、自由;一個很有責任感,在家裏照顧父母。」作為一個成功買飛 (Yeah) 的觀眾,我見到燦哥的第一個問題當然是關於《最》的故事,「這兩兄弟得到父母留下來的『禮物』後,反而會令他們產生很多問題,很多家人之間的恩怨、愛恨——在不能劇透的前提下,就只能說到這裏 (笑),希望各位觀眾能夠入場看到我們最後的結局。」

「這個劇本莊梅岩很早就開始寫,因為我們都相熟,所以她寫完後有給我看過頭四場戲,我覺得這個劇本好好,起碼我看過的那四場戲很有吸引力。但當時未有計劃要製成舞台劇,亦沒有特別說會考慮我去演,於是就放下了。直到——其實整件事發生得很快—— 七月時Alex Fung (英皇娛樂演唱會部策劃及總監馮貽柏) 聯絡我,說這個劇本會拿來做,而且找了子華演出,也很榮幸他們覺得我可以加入團隊,而且與子華做這兩兄弟是他們心目中覺得合適的,剛巧又有這個檔期,就覺得應該要做這件事。」

「子華很好,說曾經看過很多我的演出,我當然也看過他的棟篤笑或之前的舞台劇,但真正能夠合作到,我覺得也是個幾難得、幾吸引的組合,所以一拍即合。希望我和他相認了『師兄弟』的關係後,可以有一個好好的合作 (笑)。」

所謂的「師兄弟」,是指子華與燦哥同屬香港話劇團出身。有趣的是,1991年燦哥加入劇團之時,子華就已經離開劇團,並憑《娛樂圈血肉史》與《色情家庭》奠下「棟篤笑皇朝」的基礎。二人要等到30年後的今日,連燦哥都離開劇團,二人才有機會於舞台上合作。「我離開劇團的原因,不是因為『外面』有甚麼安排,也不是想在『外面』做些甚麼,純粹只是覺得,在劇團裏做了21年,它孕育了我,我亦投放了很多時間,讓自己的事業有一個幾滿足的發展,好像應該要停一停了。剛巧我離開後,港視 (HKTV) 找我去拍電視劇。那時我也覺得,『真係得意,點解會搵我呢?』只是覺得可以試試,就拍了第一個電視劇,然後有不同的人聯絡我,有不同的工作。其實就是這樣走出來,都是機緣巧合發生的事。」

「其實也沒特別擔心過離開後會怎樣,只是相信自己不會餓死。我有想過如果沒 (演出的) 工作,就去做便利店、其他工作、甚至乎一些我從未做過的事。那時的生活條件也不是很緊張,父母已經不在,其實都是照顧自己而已,不是很大壓力。所以沒有太衡量過將來要怎樣,怎樣面對生活這些,反而有一個很坦然的態度,去面對可能會發生的、不知道是怎樣的事情。」

「當然,在一個穩定的環境中工作很多年,剛離開的半年是需要適應的。劇團的工作安排得很詳盡,今年的劇季快要完結時,你已經知道明年的劇季大概有甚麼演出;每個星期的通告,公司自然會把排戲時間、演出時間,很穩定的安排好。甚至,我們全職演員是月薪的嘛,以往每到月尾就有糧出,你去打簿就會知道出了糧。初初離開時就會發現,去到月尾,無糧出喎 (笑)!當時是給自己這個空間,是的,雖然不再是年輕階段,但都可以讓自己試試,應該問題不大,抱著這樣的態度去面對。」

2012年離開劇團後的事,大家相信應該很熟悉。港視的《來生不做香港人後》,燦哥又出演了ViuTV的《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東方華爾街》、《歎息橋》等劇集,明年還有近來才完成拍攝的《反起跑線聯盟》;電影方面,燦哥更可謂無寶不落,《點五步》、《逆流大叔》、《幻愛》都是叫好叫座的作品。「很幸運,做過的作品觀眾都比較喜歡。首先當然會衡量,那個作品或者角色,是不是適合我──有些可能真的不適合,還是可以做,但現在來說,我當然是選一些對他們好、對我也好的一個作品,就不會浪費大家的心機時間。

「觀眾會喜歡,當然是因為他們看到有價值的、值得去看的東西,而我去做任何演出,也是抱著同樣的態度,希望觀眾看到後,能給他們一些好的影響,對他們的人生有些幫助,生活可以過得更好。起碼我心底是有這樣的一個抱負,因為我相信一個好的演出,是會帶給觀眾一些養分。不是有多亮麗、有多出位,而是做出來,會不會令觀眾有所得著呢?或者就是這樣簡單,也很幸運,觀眾會喜歡。」

在《最後禮物》於1月7日第一場的前一日,由葉念琛執導,湯怡、潘燦良、吳卓羲等人主演,而且剛巧同是英皇出資的《致命24小時》亦會上映。《致》明顯向當年葉玉卿與黃秋生主演的《盲女72小時》「致敬」,故事主線與《盲》如出一徹。燦哥在戲中飾演一個因為太太 (何珮瑜 飾) 與吳卓羲的角色發生婚外情,於是襯吳卓羲離開家中時,入屋脅持其盲眼妻子 (湯怡 飾)的復仇者,對應的是《盲》中黃秋生飾演的角色。電影未上映就有人期待燦哥飾演「變態佬」,觀看試映時亦出現了一幕我不能劇透,但著實令我驚訝了好一會的「動作」戲。

「沒有甚麼關口的,純粹覺得那個角色在劇情發展上有這樣的需要、原因,那我覺得就可以成立了。我也不會去想『這樣會不會很肉酸』、『觀眾會不會不喜歡』,因為只要你一想這些東西,就已經離開了角色與劇情。所以目前而言,除非你要我……全裸啦,那可能是超越了我的底線,不是說不行,但我還沒有這樣的準備,否則只要情理上是成立的,我覺得已經可以去做。如果真的令人不安,那也只是這個角色復仇的心,令人看到的時候會不舒服,而這個不舒服是應該可以明白的,那我覺得就已經足夠了。」

燦哥的角色在戲中有一句對白,大意是「啲人好仆街架,你退一步佢就進一步,你再退多步佢就踩到上心口架啦」,帶出的不止是角色的委屈,甚至是觀眾們做了幾十年人才學到的「殘酷現實」。「我覺得,人,是應該做個好人的,我們應該是善良的,應該帶給別人一種好的期盼,令大家的生活更好,這應該是根本。但當有利害關係的時候,就會把人性的一些醜惡慢慢地勾出來;當這些利害蒙蔽了你善良的一面,你只會越行越深,越來越步向黑暗。這是不能否認的,在我們人類歷史上,有太多歷史事件、故事告訴我們,人原來真的要面對這些東西。」

「但我不會否定人的善良,或者對人絕望。如這套戲中的這個人物面對的這些事,更令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堅持、把持著人的對善良的追求,否則我們只會墮入一個更墮落的深淵。縱使這套戲,或者其他電影,會令人認識到有這樣的一些人存在,但這並不是鼓勵你去做這些事,而是更讓你認識到,你的人生應該要走那條路,追求些甚麼。我覺得這是我們,尤其是從事藝術工作、表演事業,應該要有的態度。」

「現今的社會,或者說地球運轉到今時今日,有很多複雜的事情,每一天我們都要用很清醒的頭腦,去衡量甚麼是對,甚麼是不對。當然說對與錯是很難的,但『有沒有傷害別人呢?』,可能就是這樣簡單,就可以回答你自己究竟應該做些甚麼。只要不傷害別人,我覺得已經是最基本、足夠的條件,去令你好好生活下去。」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 @ MenClub

Makeiup & Hair: One Tung

Styling: Mr.Big Children

Wardrobe: DAKS, MUJI Labo, 上目眼鏡店, EMPHASIS Jewellery

Special Thanks: 英皇電影

第一次親眼「見到」洪嘉豪,是去年年尾在Jace (陳凱詠) 的演唱會上。雖然當晚他只是作為觀眾於台下睇Show,但每到Jace準備邀請嘉賓上台時,我旁邊就會有個不知名男觀眾,不停用洪嘉豪欠他錢沒還似的語氣大叫「洪嘉豪 ...
people
【MenClub People】一步一腳印 - Kaho Hung 洪嘉豪
04 Jul 2022
我記得當年初入行時,整個新聞媒體業都在說「紙媒沒落」,當中最顯眼的例證之一,是車媒。早年香港本地車書相繼停刊,但近年YouTube上講車的頻道如雨後春筍不停冒出,而且Fans數目穩步上升,甚至連原本於香港名氣最 ...
people
【MenClub People】車係要郁架 —— Rev Channel
08 Apr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