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Mean娜  圖:MenClub
POSTED ON 15 Jun 2016

張經緯導演,或許是一個不熟悉的名字。


不同於香港主流電影「名導」,喜以明星包裝電影,加入許多娛樂元素以刺激票房,並將商業利益視為拍攝依歸。張經緯導演經常從人文角度製作紀錄電影,透過一幕幕沒編排過的真實畫面,反映社會面貌,悄悄地將觀眾引入思考空間。雖然紀錄電影看似無聊乏味,既沒有驚險情節,也沒有煽情故事,但卻最能引發共鳴。憑著實力,張經緯於2009年,以紀錄電影《音樂人生》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接及最佳音效,成為金馬獎史上獲獎最多的紀錄片,亦是金像獎史上首部獲提名的紀錄片;而張經緯亦奪得第二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並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09年度藝術家獎。


最近,經緯第四部個人執導的紀錄片《少年滋味》上映,準備向香港人訴說這代少年的百般滋味。



老實說,這是Mean娜頭一次作導演人訪。我不是電影評論家、社會學家乜乜乜,作為一個知識有限的普通編輯,面對未知領域,心裡不禁感到壓力,加上「金像獎新晉導演」的光環讓我不敢鬆懈,訪問前好幾晚,都通宵達旦搜尋有關張經緯與《少年滋味》的資料,發現不少傳媒人都將電影背後的製作、文化、心理分析得頭頭是道,看得Mean娜只能引用一句︰「寶寶心裡害怕 但寶寶不說」。


訪問當天,Mean娜如實告知張導︰「第一次訪導演、第一次寫電影,好很淆底。」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以一個觀眾的角度、一個尚有童心的角度,heart to heart地寫出對電影的感覺。也許是人老心不老,也許是感受性較強,Mean娜頗為明白電影中不同少年的內心,跟張導聊了好一會自己對電影的看法後,張導肯定地對我說︰「我就係想由人嘅角度出發去睇部電影,我覺得你可以寫到。」



先說說《少年滋味》內容,其實這是源於青協去年舉辦的「普Teen同唱萬人音樂會」,當時青協策劃要拍下這活動,於是請來張經緯幫忙,張導靈機一觸,便決定將這活動紀錄片變成一部關於這代少年的電影。電影中分別有九位不同背景的少年,他們各有心事,各有經歷,透過這群少年人,張導演想要大眾明白,少年不是不懂愁滋味,只是太多時候,成年人都低估了少年。


張經緯大部分電影都以少年為主題,問到有何因由,他眼裡閃著光芒,微笑著說︰「我覺得年青真係太好,it's great to be young。」縱然青春美好,但眼見香港年輕人總是一臉愁容,從小開始便被迫面對現實,講夢想?倒不如講錢講樓來得實際,但奈何現實是,成年人教我們要功利為先,我們照著辦,到頭來,說好的樓呢?海市蜃樓就有你份。面對生活的無助,我們感到無奈,感到不安,亦對人生的意義存疑,電影中Brian亦說︰「我唔知有冇一個,令我一生堅信嘅理念」。大人的一套「多勞多得」,今時今日已outdated,即使我們更多勞,都只是got zero。既然大人灌輸我們的價值行不通,何不靠自己,去找出自己的人生價值?



張導演的《少年滋味》,由一條基本問題開始:「你有咩夢想?」猶記得小時候,大家都寫過這道作文題目——《我的夢想》,但我們都知道,作文寫出來的,有多少是心裡真正的夢?我們都只是隨便吹兩嘴,以「多嘢寫充字數」為目標,去完成《我的夢想》。不實的夢寫出來容易,但心底真正想做的事,並不容易說出口,張導演說︰「估唔到一條好似好基本嘅問題,會搞到佢哋咁難啟齒。」原因是什麼?名校風紀隊長Angel便說:「實現唔到嘅夢想,講出嚟都冇意思。」


「其實真係好矛盾,點解細個大人教我哋要有愛心,要同人分享,長大後又要我哋學識計算別人,要自私自利;細個明明要小朋友琴棋書畫樣樣精,年紀輕輕就鋼琴八級,培養佢音樂天份同才華,令佢對音樂充滿熱誠,到佢長大話想報音樂系,就一句得埋去『玩音樂搵唔到食架,你要去做專業人士,讀醫讀law啦。』既然會抹殺佢嘅夢想,當初何必畀希望佢?」Mean娜問張導演。導演頓了頓︰「我覺得,有時父母係愚蠢地將子女當成自己嘅extension,冇尊重到子女作為一個個人嘅價值。你諗下,當你生咗個小朋友,由朝到晚都係自己想點舞就點舞,其實咁係冇用心望過個小朋友,個小朋友從來唔知自己係乜,淨係聽晒父母話,唔知自己價值,因為父母亦都冇話過佢知,佢係一個咩人。所以而家咁多大學生出到嚟都好迷茫。因為佢哋讀大學之前,一直冇諗過自己要做咩,好多都係父母要佢做乜師乜師,咁佢就去做,到做完之後,要自己決定自己生命時,先發覺自己一直唔鍾意自己嘅工作。」


以上例子,在香港非常普遍,電影中的高材生Vicky如是。她喜歡音樂,渴望做歌手,但父母認為這是無稽之談,因為做職業歌手太高風險,所以希望Vicky能有一份安穩的工作,最好是一份專業的工作,例如做醫生。Vicky在電影中訴苦︰「唔明點解阿媽想我做醫生。」「因為我細佬係醫生,所以我都想Vicky做醫生。」阿媽回答。嗯,好一個extension的例子。



其實我們都知道,Vicky媽媽希望女兒做醫生,是因為這類專業人士在香港都有著高收入,他們都是高階層,屬於人生勝利組。當然,父母所指的勝利,就是有車有樓。


少年人一定有疑問︰為什麼上一代總愛執著金錢?做人目光放遠一點,講講人生的意義講講夢想可以嗎?張導演解釋,以自己這個「上一代」為例,活了四十多年,大半生都處於財經評論人曹仁超所言的經濟發展「黃金三十年」,為了生計,當時人人開口埋口都是「錢錢錢錢錢」,連流行曲都圍繞打工仔搵食生活,就好像《半斤八兩》,大家都津津樂道,可見上一代人不提夢想,只為三餐終日勞碌奔波,可說是實實在在的經濟動物。試問經濟動物,又怎能夠理解活在夢想世界的孩子呢?


但奈何香港兩代人的代溝,並不僅僅如此。這一代少年,追求生活意義,追求身份認同,這都是上一代所不明白的。因為當年英國以高明的殖民手段,對香港人進行一連串「洗腦」,令他們失去「身分認同」的觀念,一味以經濟為先,是何許人?是哪裡人?who cares?總之有錢萬事足,自然認為今時今日的少年人尋求「身份認同」是「多舊魚」。



但事實是「人同動物不同之處,在於人食飽後,會開始諗精神發展。」張經緯說。今時不同往日,時間變,環境亦變。過去一代吃不飽,生活意義當然會停留在搵錢開飯的階段。但這一代,莫講吃得飽,仲大把小朋友飽到嘔,又怎會繼續齋講食?大人總是說︰「我哋以前生活好苦,一日打幾份工,又冇啖好食,你班細路而家食得好住得好,咁多物質享受,有幾辛苦?」Yup,you are right。但「生活好苦」是你那代的問題,雖然我們這一代不愁衣食,但當社會上的成年人強行將自己過去的苦況,套在這代孩子身上,將個人感覺,施加在這代孩子身上,可以說,這代少年所承受的,就是上一代重壓的精神虐待,精神上的苦,你說苦不苦?


奈何上一代不明白我們,電影中24歲的義工王Paul致力服務社會,豈料在母親眼中,卻被視為「唔正常」,更說︰「而家呢一代,真係無憂無慮,我自己都唔知點樣可以將佢扭轉,行返正常人嘅路。」但在這新時代,還要年輕人用上一代的方法去活、去追求金錢、去放棄理想,說得過嗎?結果孩子們一直被父母逼迫,自小讀呢樣讀嗰樣,學呢樣學嗰樣,生命中彷彿只餘下為金錢打拼所作的準備,但成年人,你有聽過孩子的心聲嗎?你可知道,當看見電影中Angel說︰「全世界好似癲咗咁,放學去邊?補習。放假去邊?溫習。好傻!但我好似都跟住成為其中一分子……」然後落淚,是多麼令人痛心嗎?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就是這麼想的。



成年人,為什麼都不曾聽過《少年滋味》中孩子的心聲?不是因為張導演善於誘導,鏡頭後,他只是好好地,認真地,從旁觀者身分聽孩子說話,不加以批評,不加以責備,一直,靜靜聆聽。其實孩子,除了怕將心底話說出口,會讓父母擔心、讓父母憂慮外,更多時候,是怕父母一副「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態度,去否定自己,結果只能夠收收埋埋,輕則任成年人擺佈,重則激進反抗。


成年人,請不要低估少年,年輕人智商不比你們低,感受不比你們淺,你們有的,是經驗,不要讓過去不好的經驗強加在少年身上,請你們善用你們寶貴的經驗,去幫助少年走屬於他們自己的路,放手讓他們選擇,成年人,在旁伸出援手已經足夠,可知道,即使孩子的夢更「離地」,也是他們的人生,也是他們堅持的快樂。「選擇就係自由,就算奴隸都有抬頭睇天空嘅自由。」十歲的Nicole笑著說。




咩叫十年人事幾番新?看看2009年負面新聞纏身的E-Kids Tommy,前途暗淡甚至欠下賭債,可謂「衰到貼地」。當年曾經萌生「不如死咗就算」的他,有冇諗過十年後,2019年嘅今日,香港人會讚佢「型過余文樂100倍」。或許 ...
people
《我係香港人》E-Kids Tommy 阮民安
25 Oct 2019
iframe width="700" height="394"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UHYrZhmd7cg"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
people
而立不惑知天命 - Patrick Tam 譚耀文
30 Sep 2019